您现在的位置:

斯城也 >> 正文 >

可爱的小金鱼作文200字_三年级作文

 从大理古城到洱海,丽江古城,玉龙雪山,然后到达有世界四大峡谷之称的虎跳崖时,立于人群中看蹦极的人,抬头仰望着几十层楼高的吊塔上,人已经成了巴掌大的一块,不禁为之胆寒。

  <一>

  他和她是这么认识的。

  23年前,他出生在大雪纷飞的北方,她则出生在阴雨绵绵的南方。初生时,他们天各一方,各安天命。

  23年后,他在她出生的南方城市念完大学后,决定继续留下来安身立命。她则在他出生的北方城市毕业后,义无返顾地投入到家乡的怀抱。此时,他们仍然毫无瓜葛,伊人陌路。

  由于家境一般,他在南方承受着无身份、无背景、无依靠的"三无”尴尬,唯一支撑他活下来的,只有那双勤扒苦干的手。中学时他有个舞文弄墨的嗜好,爱在杂志上发表些小文,多年来习惯如初,理所当然地,他在一家文化单位谋得一份给老板跑腿的差事,俗称拎包的,学名叫助理。

  相反地,由于是富二代出身,她拥有坐享其成的就业便利,被安排到当地一家邮政部门做了柜员。她从小养成了喜好阅读的习惯,恰巧邮政工作是份闲差,她在上班时经常就着一些报刊杂志度过。

  那是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他第一次来取稿费,人高高的,瘦瘦的,五官棱角分明,一丝大男孩的阳光气息直逼眼帘,动人心魄。相反地,她本来精致秀气的脸庞,却因北京军海中医医院为那身土得掉渣的漆绿色工作服,折损了几分美气。一百多块,她把一捧零零散散的纸钞和钢�G儿倒入取钞口,像溪流撞见礁石一样"哗啦啦”地响。她边倒边透着乖张的笑,善意的。隔着一层防弹玻璃,他似乎觉出了异样,表情腼腆,慌张地抓过那些乱糟糟的零钱,随手揣进衣兜,在柜台边打了个急弯便跑远了,那本该属于女孩子的羞涩却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其实,他用不着这样,钱无所谓多少,那是对才华的一种馈赠,无需羞涩,她想。

  时光飞驰,日月穿梭,转眼一月有余,同样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他第二次来取他的稿费,二百多块,又是一捧零零散散的钱币,他依旧腼腆如初。出钞时,她还是笑了,但掩埋于心,没挂在脸上,生怕给他的羞涩再添压力。望着他匆忙离去的脚步,她终于会心地笑了,几乎笑出声来,原来才气加身的男生居然这般扭捏,稀罕啊!如果再来第三次,定要借他的大作来拜读。

  日落东升,岁月磋砣,第三次,他来了,看上去似乎依旧是老样子,但实际却比前两次大方了些,有进步啊,她暗忖。那天中午,仿佛是个天造的契机,来办理业务的只有他一个,而同事们又都一窝哄地跑去吃饭了。业务受理之余,她落落大方地问他可不可以欣赏一下他的大作,他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傻愣了,差乎误以为邮局又向客户额外推荐新业务了。释然后,慢条斯理地把样刊朝窗口里塞,她巧手接过,杂志的彩色封面上赫然印着《新青年》三个宋体文,突然觉得好亲切,那是她癫疯病哪个医院能医好?读大学时最喜欢买来看的一类杂志。透着明晰的防弹玻璃,她发现他居然敢朝她互视了,但仅一秒后就迅速转移了。够胆了呀,她想。如果再来第四次,就斗胆跟他交个朋友吧。

  <二>

  风雨漫漫,花落花开。第四次,由于他所在的公司搬迁了,他再没来过。这一晃就是两年。两年来,这座江南名城因为拆迁、建造、翻新而变化了不小,却又似乎仍然未变。她在那座邮政大楼里进进出出,上班下班,有时也会望着楼前的一排小树发呆。两年前,它们还只是刚栽下的新苗,如今已愈发粗壮。偶尔念及他,她只知道他叫大左,可惜还是个笔名,而整座城市叫大左的人多如蝼蚁般,数不胜数,想找到那个叫大左的人谈何容易?况且这期间来取款的人竟然没一个叫大左的。继续等啊等,期间,她已看掉了二百多本杂志,堆起来足足有一米高。其实不用计算,那不是一米高的数字,那是思念的尺度。

  这两年来,最大的包袱不是不得相见,而是岁月像座山一样在他们各自的年轮上不断积压和堆砌,把他们推向了谈婚论嫁的风口浪尖。他一开始还心高气傲,誓言要寻一个和自己志趣相投、取向一致的女孩,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时光的消磨,以及父母的步步紧逼,他执著的理想像桑叶一样被岁月的蚕慢慢啃食殆尽,目标一降再降,妥协了再妥协。新年回家探望时,眼瞅着昔日的兄弟们各个拖家带口,老婆孩娃一起跑着打酱油。一念之间,他突然成熟了,顺便也就对未来投降了,就像一部癫痫病会导致患者记忆力不好吗网络情景剧里一段搞笑的对白所描绘的那样——小时候,我是上清华呢?还是去北大呢?林志玲根本就配不上我。再长大一点,将来是读博士呢?还是只读到硕士?谁会看上林心如啊!再后来,咱是上一本呢?还是上二本呢?哎!赵薇长的真的很一般。再后来,大专还是不错的,至少比初中好。芙蓉姐姐,减肥之后还是能看看的。再后来,算了,凤姐也没那么难看,打扮一下,还说的过去。现在,是个女人就行了,管它呢。

  而她,则不然,从小到大,始终有人牵绕,青梅竹马的玩伴不离左右,但竹马似乎越来越不竹马了,在肆意和她牵手时,目光也少不了要在从旁路过的美女身上溜达一圈才回来,他的手机里永远不缺陌生女孩的暧昧短信,他在她面前也从不掩饰对异性的调侃……尽管她相信地久天长,白首偕老,对他百般包容,千般好,万般爱。从中学到大学,一直自愿帮他洗衣服,排队打好饭,下雨天送伞,看球赛占位子……包办一切,履行着一个近似于未婚妻子般的职责,但他从头到尾都享受的心安理得,没心没肺,没有一个"谢”字。再固若金汤的防线也会被蚁穴捣毁,再牢不可破的磐石也会被弱水击穿。渐渐地,她麻木了,她已经感受不到他的心了,她还坚持对他好,就如同一个人习惯于逛街之前揣上几枚硬币,以便散发给那些乞讨的人。没别的,就是一种义务的唆使。她对他的义务亦如是。就在人们分明可以预见的未来,万众期待着他们双双跨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她突然不堪重负,清脆而响亮地喊出了一个"不”字请问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令众人哗然,其中包括那个玩世不恭的他。

  <三>

  第四次,那或许是个意外,他公司对面的邮政大楼到了使用年限被迫拆迁,他在回忆起当初旧公司对面的那家邮局时,记忆中顺带着牵扯出了她,忽然感到一丝忐忑不安,两年了,那个取笑他的人是否还在?

  怀着蛋壳一样易碎的希望,他惴惴不安地去了。

  他来了,好似晴天里的一个霹雳,又仿佛是春光里的一面拂风。她暗淡的眼神里突然一下溢满了光华,隔着透明的防弹玻璃,他表情有些吃紧,但明显敢坚持着朝她目视了,他整个人没变,唯一变化的是那嘴角两边的胡须比之前增多了。两年来,他的稿费也像他的胡须一样在增加,这次是八百,恰巧还是个整数。她把八张粉红的纸钞递进取钞口,他落落大方地接过,底气十足,这让她料定了他之前应该是误会了她善意的笑,而他也在进一步揣测这回她应该不会再嘲笑我了吧?她很配合,果然不露声色。待他从高脚椅上起身欲离去时,她以职业的口吻唤他等一下,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她有任何假公济私的倾向,她用红色水彩笔在防弹玻璃上画了两个圈,顺便点了两个点,据说代表着一种叫"QQ”的东西。他会心一笑,欣然领悟,弓身撅腚,双手作筒状对着出钞口低声道:"在样刊的扉页已经留给你了。”见她一刹间瞠目结舌,孩子般的微笑自他脸上一闪而过。他真的自信多了,三日不见,应当刮目相看啊。

© http://zw.uvoxc.com  梨花春雨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