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斯城也 >> 正文 >

生病的好处与坏处200字作文二年级作文

  "谁的钱不是血汗换来的?这样伤天害理。。。。。。”
  天刚破晓,我村的添财嫂就在门外哭哭啼啼的咒骂开了。
  寒风凛冽,可她门前还是拥了一大群好奇的人。
  "什么,五千元全无踪影”?"据说是买‘飞鹰’摩托的,没想到还没见到‘它’,就‘飞走’了。"我就不信昨晚才从银行提的钱会失踪,定是放在什么地方了”。。。。。。人们众说纷纭。
  "嘻嘻”,貌似小品王赵本山而又比赵本山还滑稽的赵缩水双手合十,向添财嫂做了个拜神状,幸灾乐祸的道:"这样缺德的悭吝鬼,活该,富裕起来,连父亲也不认了”。
  "快拨110”有人提醒。
  "呜呜。。。。。。”添财嫂杀猪似的哭得更厉害了。添财也愁眉苦脸,像着了魔似的耷拉着脑袋闷声不响,又像是没人拽的木偶"钉”在绰号叫"赵本山”的阿雄跟前一动不动。
  "阿财,难过有啥用,仔细找找再说吧!”
  "您,所长,几时回来的?”人们勾回头异口同声。这四十出头,身材魁伟,四方脸庞的人。就是大家最敬重,威望最高的赖福,又是添财的挚友。他威风凛凛办事公平;执法如山不贪赃枉法;铁面无私不蔑视人。对有过失的人总是尽力开导,设法感化。因而深得人们的信赖,钦敬。现仍是水东镇派出所所长。
  "哦,是昨晚回来的”。他边回答边劝添财夫妇回屋。人们纷纷尾随而入,可才进去又匆匆退了出来。原来桌龛上供了一尊观音塑雕相,香火正旺,烟雾缭绕,呛得人不住地干咳。添财感到很是尴尬,慌忙与他妻子把供品香炉搬走。慌乱中,把二十多张各印着十万元的冥币掉在地上也没察觉。"赵本山”眼疾手快,捡起冥币摆弄起来,瞥了添财一眼,戏谑道:"阿哈,恭喜恭喜,添财呀,添财,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失去五千元,却获二百万,真该您添财喽!如今成了百万富翁,可不要瞧不起我们呵,嘿嘿”边说边把二十几张冥币放在添财的书桌上,说毕,还向众人做了个鬼脸。
  "你。。。。。。”向来惧内而又不善油嘴滑舌的添财就似灶里烧稻草,有火发不出,只气得直瞪眼。
  "嘻嘻,捡个西瓜换芝麻,为了五千元,却要烧去二百万,多不合算,岂不可惜?有道是‘杀头生意有人做,亏本生意没人做’,你真傻。。。。。。”"赵本山”也不管添财恼怒不恼怒,只顾信口开河。
  "你呀,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直到赖福暗示地白了他一眼,才停止了胡扯。
  要是他日,比《红楼梦》中的"凤辣子”还厉害十倍的添财嫂,不把"赵本山”骂个狗血淋头才怪哩。大伙熟知,瑞叔公-----添财的爹就是给她骂分了家的。可这时她却迟呆呆,怯生生的一个字也吐不出口,只是抽抽噎噎,泣不成声。也许是骂嘶哑了嗓子,或是因所长在此,不便开囗吧。
  赖福尽力安慰着添财夫妇,让人们寻找。可任凭众人翻箱倒柜,东寻西觅,也不见五千元的踪迹,就是掘地三尺,恐怕也找不出来。"赵本山”悠闲自得地坐在藤椅北京哪家看癫痫医院好上闭目养神,不时口角含笑,露出得意的神色。我心里猜忖:莫非让他偷去了?但转而又想:不可能,他要是窃了,哪还敢来逗趣呢?前几年他虽是出了名的"钳工”,可眼下人家是改邪归正的富裕户呀!
  正当人们狐疑莫释的当儿,一个身影瘦长而佝偻的老人,拄着拐杖,步履蹒跚,一瘸一瘸地迈了进来。他------就是瑞叔公。人们一见,心里直打鼓:这倔犟心硬的老头,虽然离添财的新"别墅”只两里之遥,却整整三个年头没到过儿媳家了,今天不聘自来,是凑趣,是劝慰,还是。。。。。。?
  "瑞叔公,您也来了,昨晚不是说今天要去治病吗?”赖福关切地问
  "哎,我这肺痨,没必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我都耄耋之年了,就是到极乐世界也不羞人了。”
  添财嫂明知这话是冲她来的,可也不发作了,只是悻悻的白了瑞叔公一眼。
  "赖所长,我阿财是不是真的失了五千元?”
  "瑞叔公,您真是人老耳不聋,消息确灵通,是谁告诉您的?”还没容赖所长搭腔,"赵本山”便抢先插了一句。
  添财心一动,瞅了父亲一眼,又俯下了头。
  瑞叔公没回答"赵本山”,却对着赖福道:"赖所长,您说怪也不怪,我今早醒来,发现柜台上放了个‘红布包’。他说到这里,咳了咳,顿了顿。众人惊愕的眼光一齐射向瑞叔公。"打开一看,啊,全是崭新的毛主席头像的钞票,一数,不多不少,整整五十五张,上面还压了一张纸条。又听长寿说我儿失了钱,你也在这里,就过来了。”
  "啊”,人人张口结舌,如同掉进了云山雾海。添财嫂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添财也疑狐地睁大了双眼。
  "瑞叔公,您真是阎王爷出布告------鬼话连篇,要哄,就去哄三岁的小孩吧!不过,您这样也好,就是您儿子,儿媳再不是,也不该在他失了钱,正当痛苦难过的时候戏耍他们呀。”"赵本山”话中有话,并悄悄拉了一下瑞叔公的衫尾。
  添财嫂被"赵本山”这话一说,心顿时凉了半截。默默嘀咕道:是呀,哪会有这样的事呢”?就是真的,我以上对他那么苛刻,他也不会送钱来呀!更何况他说的是五千五百吊,十有八九是这老鬼卖关子刁弄我的,想到这,又狠狠地嗔了瑞叔公一眼。
  "我向来做事钉是钉,铆是铆,哪里骗过谁?也对,耳闻是虚,眼见为实。”瑞叔公边说边从裤兜里掏出了"红布包”,递给了赖福。
  赖所长手上的"红布包”就像是磁石,又像是奇珍异宝,把人们的眼光全都吸了过去。
  赖福下意识地望了望"赵本山”和添财嫂,把那纸条朗声念道:"瑞叔公,您心地善良,为人耿直,这钱是贶您治病的,望笑纳,万勿外扬,切记切记。”人们听了,个个惊诧得目瞪口呆舌吐。
  "瑞叔公真是个憨老头,手中的钱也不晓要。”
  "这样的人真少见,又不是偷抢来的,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
  人们在喁喁私语,猜忖着,惊奇着重庆哪家医院癫痫好,但大都脸上露出对瑞叔公赞誉的神色。
  "公鸡冠,外来肉,瑞叔公,您就用它治了病再说吧!”"赵本山”窥了添财夫妇一眼,故意大大咧咧的说。
  "人贵有志,不明不白的钱我不要。赖所长,这钱就由您处理了。”
  赖福不置可否,添财夫妇仍旧一言不语。一时间,鸦雀无声,人人都在等待赖所长的表态。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赵本山”翘起二郎腿在吞云吐雾。
  "咳,真是作贼人心虚。”一声狂喝后,添财嫂宛若饿虎扑羊冲向瑞叔公,厉声撒野道:"这叫做不打自招。。。。。。”
  "添财嫂,你可不要血口喷人,错上加错了。瑞叔公如果贪财,还会把钱拿出来吗?俗话说,‘饭可以乱食,话不可以乱说’呀!这样没根没据的事,怎好信口胡诌?”这一下,就连平日沉默寡言,以"见事莫问,闲事莫理,问事莫答,无事早归”为为人处世哲学的章叔也实在听不下去,打断了添财嫂的叫骂,拦住她嗔怪的道。
  瑞叔公气得全身抖动,脸色铁青,一句话也吐不出口,两行屈辱的泪水顺着他那干瘪多皱的脸颊无声地往下淌。
  添财瞅瞅众人,又瞧瞧友禄伯。嗫嚅着。
  "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跳蚤------明摆着的?‘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添财嫂直视着瑞叔公,咄咄迫人的说:"他是惧怕赖所长迟早会把这事弄个水落石出,因而耍了个赔上五百元的把戏,哼,这‘魔术’骗得了大家可诓不了我。”说完,肆无忌惮地又扫了众人一眼。
  人们面面相觑,讶然失声。看来,没什么比僵持局面更难堪的了。
  "添财嫂,呸。”"赵本山”从藤椅上嗖地滑立地上朝她啐了一口,又睃了添财一眼,忿然而又带谐谑的地慢吞吞的说:"你,别蚊子叮菩萨认错人了,简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上有天,下有地,骂人也不怕嚼舌头。好汉做事好汉当,当着大伙的面,老实告诉你吧,你的钱是我拿了。”
  "你。。。。。。”添财嫂由怯变羞,由羞变恼,一阵火呼地窜上脑门,如同被谁捅了一刀,又像受了天大屈辱,发疯似的一头撞了过去,恨不得把"赵本山”生吞落肚。幸得人们七手八脚把她拉住。
  突然,赖所长高声对添财嫂道:"这事不能怪阿雄,应该是我的责任,是我要他这么办的。”
  "什么?”真是闷心煮浆糊,越煮越糊涂。"赖福竟是幕后的指挥者?”人们无不感到蹊跷,都伸长脖子竖起耳朵,生怕自己听错了。连添财嫂也惊诧得张大了嘴巴,失去了怒态,呆若木鸡。
  "阿雄,你就把你怎样拿到五千元的事细说一番吧!”赖所长道。
  人们的目光"刷”地一下投向"赵本山”,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他的讲述,早已把吃早饭的事抛到爪洼国去了。此时,静得连一枚针掉在地上也准会把人吓一跳。
  "好,添财哥,添财嫂,在座诸位,我‘老实交代’”阿雄仍是那副怪腔调,摇头晃脑地不紧不慢的说:"昨天黄昏,我路过瑞叔公的儿童癫痫治疗会好吗家门口时,忽然听见他痛苦难耐的大声呻吟。进去一看,哎哟,好吓人哪!只见他蜷缩在榻上,脸色青紫,啊,肯定是肺病又发作了。我急得手足无措,慌忙上前安慰了他几句,便飞奔到家拿了几片止痛药。却也真凑效,瑞叔公服下一顿饭功夫,就静了下来。我见他好了一点,就要去叫添财,可倔强的瑞叔公说啥也不让我去。这可把我难住了。怎么办呢?我思来想去,最终还是下了决心:一定要告诉添财,好歹他也是瑞叔公的儿子呀,要不就向他要点钱治好瑞叔公的病再说。主意一定,我就假称要回家吃晚饭。瑞叔公见我要走,又感动又难过,心一酸,眼里又噙满了浑浊的老泪。我只得对他说,瑞叔公,别伤心,晚饭后我再来看您。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阿雄继续道:"离开瑞叔公家时,一轮明月已从东方冉冉升起。我大步流星向瑞叔公家赶去,经过新楼下拐弯处时,竟和一人撞了个满怀,我只觉得眼里金星四溅。‘谁,这么冒失?’咦,这声音怎么这样熟?我借着皎洁的月色,抬眼一看,啊?就是小说也不敢编得这么巧------他正是添财哥的挚友赖所长。‘你,阿雄,什么事?鬼催命似的。’他也看清了我,一边摸着撞痛的下颔一边疑惑的说”。
  "瑞叔公病了,我想告诉添财并向他要点钱,我怕所长纠缠,只得照实说”。
  "‘你呀,别瞎子点灯------白费蜡了。难道你还不了解他的情况,我几次劝他把友禄伯接回去,都被添财嫂子顶了回来。要是急用,我这里先拿四百块去吧。’所长说完,便从裤兜里掏出钱来”。
  "不,所长。”
  "‘快拿去吧,救人要紧。’所长不容分说,四百块钱一把塞进我手心。我刚走几步,他又把我叫住了,把我审视了好一会,忽然,压低声门神秘的说‘你知吗?据说添财提了五千元想买车,你设法把它偷偷弄出来,如此如此。。。。。。我要趁机开导开导他’”。
  "妙,我一拍大腿。。。。。。”
  "当我走到添财的洋楼式住宅时,已十点多了,墙根边的夜来香飘来阵阵芳香,整幢新颖别致的楼房在银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幽美。我正欲进去,突见一丝亮光穿缝而出。透过门缝窥视,只见添财夫妇相对而坐,正埋头的数着什么,又听添财说‘没错,整五千’”。
  "啊,”我差点叫出声来,心里着实佩服赖所的消息灵通。
  "你明日一早就出发,县城人多,钱一定要捡点好。”是添财嫂的声音。
  "如今,大家都富起来了,谁还希罕这一点钱?”
  "你呀,真是实心火筒不开窍,钱这东西,谁会嫌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老头子那病,是不是拿点钱去。。。。。。?”添财吞吞吐吐,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什么?你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反正都另立炉灶了,你就是百万,也管得了今天帮不了明天。去,把钱锁好,困觉”。
  "啊,游来和尚赶出寺主,连父亲的死活也不理,真气人哪!我禁不住怒火,举手就要擂门。可猛一想。。。。。。‘澎治癫疯病是什么病’的一声,添财把钱锁进了柜里。‘滴’灯又灭了,屋里黑咕隆咚”。
  "我在屋外冻得簌簌发抖,待了足有个把时辰,方听见‘呼噜呼噜’的鼾声。是时候了,我双腿轻轻一提,从围墙外潜了进去。。。。终于,钱到手了。添财嫂呀添财嫂,你小钱不出可委屈你出大钱了。我边想边兴冲冲的捧着钱循着来路往回迈”。
  "夜,像熟睡的婴儿那样安谧。我推开瑞叔公虚掩的门,见他竟睡着了。把钱给他吧,这性直心硬的老人,又怎肯收下呢?要不,又怎样处置好呢?这下,真使我犯疑了。猛的,我想起了所长的四百元,心一亮,有了。我连忙掏出一百元凑成了五千五百元,又用红布包装好。心想:明天就是瑞叔公说出此事,添财也无话可说了,没想到所长料事如神,今天果然。。。。。。”
  "啊。。。。。。”听入神了的人群沸腾了,人人眼光里都溢出对添财嫂的鄙视。同时,又都啧啧地称赞起赖所长的妙计和"赵本山”打抱不平,乐于助人的精神来。
  "阿财,你是我的挚友,本不该如此,但又正因为你是我的挚友,才敢叫阿雄作那事,若不通过这事,你便不能认识虐待父亲的过错,我就没有尽到朋友的责任。而且对不住党,对不住人民,也对不起你和瑞叔公。”赖福语重心长,低沉而有力的说。继而又严肃响亮的道:"在我们的国度里,赡养老人是后代义不容辞的职责。你想想,他把你一把屎一把尿抚养成人,使你成家立业,该花去多少心血钱财啊!如今他老了,不会干活了,体弱多病了,你便撂下他不管,良心上过得去吗?难道不感到问心有愧吗?你父亲的心是比玻璃还要透明的,他现在拿出的不但是你的钱,而且是他美丽高尚的心灵哪!!”
  赖所长这字字千钧的话语,就似利锥刺在添财夫妇心上,又似冷澈心肺的冰水浇醒了他俩昏糊的头脑。
  "爸,我,你的不孝媳,太,太对不起你了!你骂我吧,用鞋打我吧!一切都是我的不是。”往日比王熙凤有过而无不及的添财嫂,在赖所长的劝导和瑞叔公爽直美德的感召下,终于觉醒了,说出了肺腑之言。添财也跟着跪下去,只管掉泪。
  此时,瑞叔公心头禁不住一热,不知是甜还是苦的泪珠缓缓地爬出了他的眼眶,顺着他那饱经风霜,满是皱褶的脸无声地流到了嘴里,流到了地上。抖动着双手把儿子儿媳牵了起来。
  "圣人也有三分错,一个人在哪里摔跤,就应该在哪里爬起来,只有这样,对自己,对社会才有好处。”赖福这意味深长的话像是对添财夫妇,又像是对人们的教诲。
  "赖所长,是您,医治了我精神上的创伤,揩净了蒙在我眼里的污泥浊水,填补了我心灵上的空虚,您真不愧是人民的好所长”。添财嫂激动万分的对赖福说完,又回过头深情地对瑞叔公道:"爸,从今后我们再也不分离了!”
  "添财哥,添财嫂,你们今后对待父亲可要像刘备三请诸葛亮------真心实意,不得佛口蛇心哟”。"赵本山”这一调皮话,笑得人们前俯后仰,笑得人们闪腰喘气。。。。。。 

© http://zw.uvoxc.com  梨花春雨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