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斯城也 >> 正文 >

我的生日计划作文|我的生日计划作文100字

时间:2017-04-06 02:02:14来源:网络收集Tags:     ()

对于梁彪他们一家人来说,2011年7月23日温州动车灾难中演绎的生命故事,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态度,已成为他们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

文/强江海

2012年7月,18岁的梁彪收到厦门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激动地与母亲高世莉、父亲梁守宝拥抱在一起,流着泪对父母说:"没有你们的舍身相救,我也许在一年前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父母摸摸儿子的头说:"没有你,爸爸妈妈也活不到今天。”

一年前的7月23日,D301次列车行驶至温州境内的双屿路段下岙路时,与前方的D3115次列车追尾,导致40人死亡,二百多人受伤。

当天,梁彪与父母就坐在D301次列车2号车厢里。父母为了保护他,接连受伤,在死亡线上挣扎。梁彪从被保护的"小牛犊”瞬间长成大人,先是替父母包扎伤口止血,而后滴水救母,在黑暗中以一已之力,击退靠近父母的死神……

愉快旅途,一家三口乐陶陶

2011年7月23日上午10时,山东济南西火车站。

高世莉和丈夫梁守宝、儿子梁彪结束在母亲家10天的假期,高兴地坐上从北京南站开来,将去往福州站的D301次动车。临行时,母亲叮嘱平安到家后,给她打个电话。高世莉说:"妈,您就放心吧!”

42岁的高世莉是福建东百集团下一家品牌店的店长,丈夫是自由职业者.17岁的儿子上高二,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和睦又幸福。

火车缓缓启动,望着坐在对面的儿子,高世莉说:"这10天在姥姥家该玩的都玩了,现在你要把心收回来,开学就升高三了,可得用功。”梁彪有些不耐烦地说:"刚上车,你就开始唠叨。烦不烦?”

高世莉说:"我是你妈,我不唠叨,行吗?我还指望你明年考所好大学呢!”儿子学习成绩中等,马上升高三,高世莉心里难免有些紧张。

梁彪看了看表,笑着说:"只有到原发性癫痫治疗了福州,我的假期才算真正结束,现在离到福州站还有11个小时。”高世莉一边说他"狡辩”,一边装作生气的样子去打儿子。

梁守宝表示抗议,说:"你们娘俩闹够了吧?也不管我!”梁彪说:"那行,咱们打牌吧!我要把这最后一点娱乐时间利用起来。”

下午6时30分,火车过了浙江宁波站,离终点还有6站。窗外天色渐渐暗下来,看来要下雨了。梁彪从包里拿出一瓶饮料要喝。高世莉一看,立马夺过来:"跟你说过多少次,喝饮料对身体不好。喝水去!”梁彪拿过杯子,说:"好,喝水喝水!我自己去接,行了吧?”

梁彪穿过走道,偌大的车厢里只有大约十几位乘客。

等梁彪回到座位上时,车窗外已下起瓢泼大雨。高世莉有些担心地说:"下这么大的雨,动车开这么快,铁轨不滑吗?”梁守宝笑着说:"你就别瞎担心了,没听人说吗,坐火车是最安全的出行方式。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就到家,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晚上8时左右,列车慢慢停下来。梁守宝看见窗外的站牌写着"永嘉”两个字,不解地说:"这趟车这一站不停呀,现在怎么停了?”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紧接着响起一记震耳欲聋的惊雷。高世莉吓得赶忙捂上耳朵,梁彪也紧紧抱着自己的臂膀,整个车厢鸦雀无声。这时,列车广播传出播音员的声音:"各位旅客,由于天气原因,本车暂时停靠在永嘉车站。”车上乘客面面相觑,唯有耐心等待。

外面的雨渐渐小了。晚上8时15分,火车缓缓滑动起来,高世莉一家三口又开始打牌。没多久,窗外又划过一道锐利的闪电。高世莉说:"火车不会又停吧?”梁守宝抬头看了看显示屏,上面显示:火车时速245公里。高世莉望着被雨水模糊成一片的窗户,心中有隐隐的不安。

母爱强大,甘做儿子的安全气囊

梁彪看妈妈发呆,便催促她出牌。高世莉回过神,刚打出一张牌,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响声是从前面车厢传来的。高世莉下意识地大喊:"不好!”扔下扑克,本能地扑到儿子的身上,把他的头紧紧搂在自己胸前。这时,车身开始剧烈摇晃,梁守宝反应过来,上前一步,紧紧压低妻儿的身体。这时,灯灭了,车厢内一片漆黑,尖叫声、哭声和撞击声混成一片。

一秒钟后,车体开始翻滚,梁守宝大叫:"抓住座椅!”梁彪双手摸索着紧紧抓住座位,高世莉的双手还是紧紧抱着儿子的头,没有丝毫襄樊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放松。梁守宝两只手臂像钢筋一样,死死地护住妻儿。

三人刚刚找回平衡感,车体开始再次翻滚,高世莉感觉身上一下子轻了——丈夫被甩了出去!这时,梁彪因为无法承受胳膊扭曲带来的疼痛,双手松开座位,整个人滑出高世莉的怀抱,她赶紧用双手拽住儿子的衣服。

高世莉发觉自己已不能移动,如果儿子也像丈夫一样被甩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她咬咬牙,使出全身力气,猛地将儿子拉向自己的怀里,弓着腰重新死死护住儿子的头部,任凭自己的身体怎样被撞击或翻滚,就是不肯松手。

高世莉感觉不断有重物撞在自己的背上、腰上、头上,还有什么东西扎进身体,甚至能听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但她感觉不到疼痛,只有一个念头:用自己的身体将儿子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不让他受一点伤害。

随着最后一声巨响,她和儿子重重摔在车厢的玻璃上。车厢不动了,高世莉软软摊开身子,看了一眼儿子,慢慢合上眼睛。她太累了。此时,车厢里响起一片惨烈的哭声和呻吟声,所有人都意识到,这节车厢已经脱轨。

约半分钟后,梁彪昏昏沉沉地动了动头,依稀记得事故发生前的一瞬间,母亲扑上来抱住他,父亲用身体护着他和母亲。他先叫母亲,然后用力掰开母亲的手。

高世莉轻微地哼了哼,艰难地对儿子说:"赶快找你爸爸。”梁彪大声喊:"爸爸,爸爸!”但没人答应。梁彪害怕极了,眼泪一直往下淌,一边喊,一边摸索着寻找。

这时,窗外划过一道闪电,梁彪借着光亮看到一块重重的钢板下压着一个男人。看到男人露出的白色衬衫,梁彪知道是父亲,赶忙大喊:"妈,爸爸在这里!”随后,爬过去为父亲掀掉钢板。

贴近父亲的鼻孔,他感觉到父亲的呼吸,心里一喜,赶紧把父亲拖到母亲身边。这时,又是好几道闪电划破天空,梁彪这才看到,父亲的胸部已经变形,母亲的腰部凹陷,两人的呼吸都很微弱。

梁彪知道,这时候父母要是睡过去,就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他贴着父母的耳朵不断呼唤他们,几分钟后,母亲先睁开眼睛,接着,父亲也睁开了眼睛。梁彪高兴极了。

但是,父母身上还在往外流血,每多流一滴血,他们离死亡就更近一步。梁彪知道,在事故中,大多数人都是因失血过多而死亡,必须尽快替他们止血!他脱下身上的衣服,三下五除二将衣服撕成条状,将母亲的腰"捆”起来,又扒下父亲的上衣,将父亲的上身"河北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捆”结实。

忙完这一切,梁彪感到很自责:父母为了我,几乎送命……这时,一股腥咸的东西流到嘴边,梁彪用手一抹,是血,原来他的头部也受伤了。

高世莉用颤抖的手掏出一块手绢,轻声对儿子说:"扎住头,按住别动。”梁彪一手按住头,一手捂住嘴哭了。车厢那头也有人大声哭喊。

现在怎么办?事故发生时,梁彪和父母的手机都放在茶几上,现在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可以向外界求救,只能自救。

事故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救援队伍还没有到来。梁守宝由于胸部受到挤压,呼吸变得越来越弱,高世莉的腰椎骨折了,腰部疼得难以忍受。两人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头上的汗不停往外冒。7月的江南,正是一年当中气温最高的时候,这样下去的话,一旦造成严重脱水,后果不堪设想。

滴水救母,灾难时瞬间长大

梁彪听着父母的呼吸声越来越弱,心里像刀绞一样。要想维持父母的生命,必须要有水,可是,要在漆黑一片、已经严重变形的车厢里找到救命之水,何等困难。他一路躲开身边的各种障碍物,摸索着来到洗手间,摸到水龙头的那一刻,心里一阵狂喜,这就是生命之源啊!但,任凭他将水龙头拧到最大,也没接到一滴水——车厢的供水系统失灵了。

梁彪猛然想起,事故发生时,茶几上有几瓶水和一些零食。车厢翻滚几圈后,这些东西应该就在车体最凹陷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堆着的全是横七竖八的座椅、茶几,还有一些翘起的钢板,要想找到水和食物,必须将这些东西移开,或是爬到这些东西下面去找。

梁彪立即开始行动。高世莉使出全身力气叫住儿子,示意他不要去找。梁彪明白母亲的意思,安慰她说:"现在我不光可以保护自己,还可以保护你和爸爸。”

梁彪爬到车体最低处,那里,堆积物中有一个能容纳一人身体的空间,说不定那些滚落的食物和水就在里面。正当梁彪的身体刚刚探进这个空间时,只听"哐”的一声,上面的东西全倒了下来,压在梁彪身上。高世莉着急地叫了一声"儿子”,几乎昏过去。

梁彪咬着牙说"没事”,其实一块钢板正压在他的背上,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他没敢吭声,费了好大劲才从钢板下脱身。

梁彪转过头,俯下身,向一个低洼的地方爬去。这时,他感觉左手一阵剧痛,有个尖锐的东西扎进肉里,他用右手一摸,原来是玻璃碴子,再往前摸,还是玻璃碴子,癫痫能用中医治疗吗?但湿湿的。玻璃和水?梁彪一下子兴奋起来,这不会就是父亲的杯子吧?梁彪的手再往前探,摸到一个玻璃杯底座一样的东西,里面还有些水。他大喜,赶紧拿起来,回到父母身边。

怕玻璃扎着爸爸,梁彪取出杯底的一片茶叶,浸过水后放在父亲焦干的唇上,说:"爸,喝完了我再去找,还能找到。”黑暗中,梁守宝的眼角有了泪花。平日里,都是自己关心儿子:今天,儿子在照顾自己。

梁守宝只喝了一点便不肯再喝,示意儿子喂他母亲喝。这时的高世莉已经不能说话。梁彪一边把水滴在母亲嘴里,一边哽咽着说:"妈,您别睡!睡着了就没人跟我斗嘴了。”高世莉咧了咧嘴角,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车厢内的哭声和呻吟声渐渐平息。梁彪的心也越揪越紧。

22时12分,外面开始有人砸车窗玻璃。几分钟后,梁守宝一家三口获救。

梁彪被救出车厢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6节从高架桥轨道上脱轨掉落的车厢残骸,其中一节车厢垂直插入地面,另一节车厢头部扎进水沟里,其他4节车厢横七竖八地躺着,现场有忙碌的武警和消防官兵,有奔跑的医生护士,还有附近自发过来救人的村民。从他身旁经过的担架上,有身受重伤的乘客,也有被盖上白布的遇难者:耳边听到的有惨痛的哭声,也有恐惧的啜泣。梁彪呆呆地站在那里,自己刚刚经历的不像是一场事故,而像是一场人生。

事后证明,梁守宝夫妇能够双双获救,与他们得到及时补水、止血有很大关系,很多和他们伤情差不多的人都未能幸免于难。梁彪的胸、背、头上都有伤,被送往另外一家医院救治。虽然和父母不在一家医院,但梁彪不时用手机给他们发短信,讲笑话,希望他们心情能好一些。尽管高世莉伤情很重,多数情况下不方便看短信,但只要一听到短信铃声,她就知道,儿子在牵挂着她。

梁彪伤好后,回到学校上课,抓紧时间刻苦学习,希望在2012年的高考中考出理想的成绩,回报父母的关爱。本来学习中等的他,一跃成为全班前十名。

2012年7月,梁彪被厦门大学录取。父母开心地每日念叨,希望他上大学后不要放松,不要贪玩,好好读书。听到父母的唠叨,他感觉这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

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灾难中演绎的生命故事,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态度,成为他们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

责任编辑/高姿英

© http://zw.uvoxc.com  梨花春雨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