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斯城也 >> 正文 >

2012,土地市场几家欢喜几家愁 - 杭州楼市 - 杭州网

  一
  暗香疏影,窗外浮动着香气,飘洒入屋内。
  "三年一度的武林争霸塞就要到了,这几年江湖上人才辈出,个个身怀绝技,而且又出现了个冷面郎君影子人,叶兄的盟主之位怕是难以继续蝉联呀。”如烟客栈中,一人临窗而立道。
  "胡兄多虑了,虽说冷面郎君舞艺高强,却从不参与江湖之事,而我这几年也并未懈怠,六脉神剑虽位段家绝学却让我得到此剑,真是天助我也。”叶惊秋胸有成足道,余光瞥向手中的六脉神剑。
  原来,,八年前叶惊秋至大理,无意间碰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派,看他们三更半夜徨徨张张地从段家后墙逃离便知定有事发生。叶惊秋一路跟探个究竟,谁知那帮人竟趁段家祭祀之时偷走了六脉神剑。起先叶惊秋还有着怀疑,段家绝学怎么会如此容易被盗,原来这帮人中有一个叫秦风的偷盗高手,他精通各种机关锁,竟连段家的龙须锁也能打开,果然有一手。叶惊秋探得此事心中一喜,若他能夺得此剑必夺盟主之位,于是他隔天用计得到了此剑,而且此事无人知晓。
  "二位,午饭送到。”柳如烟推门而入。胡景望向叶惊秋问道:"叶兄叫的?”"没有啊。”说着叶惊秋询问似的望向如烟。如烟礼貌地解释道:"本店是五星级的服务,不劳烦客人自会为您提供最周到的服务。”叶惊秋莫名但还是接下饭菜,胡景也走了过来。
  "二位慢用,有什么需要尽管招呼小二。”如烟退出客房舒了一口气。其实方才她是在偷听,因为不小心触碰了房门才佯装送午饭,还好未被怀疑。
  "三无,麻利点,把店看好了。”"好勒~您放心,这个时候我不会忪懈的。”见老板娘从楼上下来三无赶忙迎上来,最近有很多江湖人士来投宿,如烟客栈是聚贤城最大的客栈,更是忙上加忙。
  夜晚,昏暗,街道上渐渐下来,只有如烟客栈所在的繁华阶段还亮着几处灯光,大概还有一些人在拼酒,如烟也已回到房间霹雳啪啦地算着今日的盈利。窗外的风轻轻地吹着,没有人注意到后巷有两个人影闪过。
  "谁?”窗外一声脆响,如烟走到窗前,敏锐的感觉让她怀疑有人侵入客栈,。一阵风熄灭蜡烛,如烟刚要转身就感觉到有人从身后袭来,于是快速后退左手抓住对方手臂,右手抵住来者前颈,谁知那人顺势后仰从下方窜过来并来个下蹲横扫,如烟腾空跃起落下之时直接擒住对方咽喉。
  "啊,死人啦!”冰梦儿挣扎着大叫。
  素素慌忙将蜡烛点燃,"如烟,手下留情。”
  "死丫头,敢偷袭我。”如烟松开冰梦儿给了她的小脑瓜一记。
  "很疼耶。”冰梦儿气呼呼地摸着头,"你们怎么会有来我这,不是要出去闯江湖吗?”
  "梦儿说要参加武林盟主争霸赛,我们就回来喽。”素素耸耸肩。如烟大笑,"就你这小丫头还敢当武林盟主,哈哈哈……”
  冰梦儿瞪着两只大,"拜托,不要笑得那么夸张好不好。这几年的江湖我也不是白闯的,我现在可是个高手。”
  素素偷笑,如烟怀疑地望着冰梦儿,"不知道刚才是谁两招就财在我手下。”
  "刚才纯属失误,再说你武功本来就比我好嘛。”冰梦儿解释道。"你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去参加武林盟主大赛,江湖上武功比我高的也不少哦。”
  "话说我的武功也不差,只要我飞天练至顶级一定可以取得武林盟主的宝座,到时候你们就是武林盟的左右手了,哈哈哈……”冰梦儿自我陶醉起来,旁边两个人无语的对望。
  "素素最近怎么样?”如烟把话题转向素素。
  "我都还好。”
  "素素的梨花针可厉害了,可以对付那么多人。”
  素素的兵器细小却很尖利,就是每个绣娘都会用的绣针,"素素可是一直都是很乖巧的,不像你这个疯丫头。”这一点冰梦儿还是不会否认的,素素体贴对冰梦儿照顾有加,而且在武功方面也比她悟性高。
  素素轻轻一笑,"这几年辛苦你照顾梦儿了,有你在我比较放心,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丫头会闯出什么祸来。”
  "怎么这么说,照顾梦儿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呀。”如烟也温馨的一笑,"好啦,很晚了,快休息吧,你们就住西厢房。”说着如烟提了灯笼带着素素和冰梦儿向外走去。
  这只是开头、友友们接下去吧、发挥你们的想象力
  
  二
  
  第二天,素素和梦儿睡了个大懒觉,如烟早早地便开了店门。
  癫痫病人吃什么药好"客官里边请。”三无见有人来忙迎上前去,来人望着三无迟迟不动,因为那人罩着面纱三无认不出是谁。
  "客官吃饭还是住宿?”
  啊无。”三无一惊,她竟然认得自己,再仔细一想这声音有几分熟悉,那人摘下面纱三无惊呆了。"妮儿!”
  两人惊喜中抱住对方。霓妮与三无自小相识,随着年龄的增长双方渐生爱慕,于是私定终身,霓妮的是青衣帮的帮主,因嫌三无家世衰落不准霓妮与他来往,去年竟派人将霓妮抓回,不过霓妮不易驯服,趁霓云不在家偷偷溜出家门。
  "我说这人是谁?你怎么跟他在一起?”三无注意到一旁的那个人。"哦,这位是大师,途中我碰到一群盗贼,多亏大师救了我。”
  "哦!多谢大师出手相救。”三无拱手道谢。
  "老衲与女施主也算有缘,便同路前行。”手持佛珠说道。
  "这样啊,妮儿没事吧?”三无关切地问。
  "我没事。”
  "没事就好,饿了吧,先吃饭。”三无带他们找到了一个空桌。
  "多谢施主。”作揖道,三无忙去准备饭菜。
  早上客栈人少,三无忙完就坐到霓妮那桌,听着她说着一路的奇闻趣事,心里美极了。只是要是没有这个超级亮的大灯泡,就更妙了。三无数次用眼神暗示他快点走,直到三无挤眉弄眼地都要抽搐了,这个不识趣的和尚,旁若无人地吃着斋菜,纹丝不动。
  正当三无暗自感慨这个和尚真扫兴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客栈里出现了明显的骚动。三无站起身来,往门口一瞧,立刻呆住了,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字,"神仙”。三无跟了如烟自以为看过了无数俊男,可从来没见过如这般出色的人物。那一红一白两个人,俏生生站在那,真似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不食烟火。
  那个着红衣男子牵着白衣的手,慢慢踱步走进了客栈,选了个临窗的桌前坐了下来。一时,客栈似被花密给酿过了一般,花香满屋。这香味并不浓郁,却格外地好闻,淡淡的像挠人的猫爪惹得人心痒痒。真想狠狠嗅上几口闻个痛快。
  这原来是十分养眼的画面,两个谪仙般的人物,远远走来,花香袭人。可惜,那红衣男子一开口,立马把原来和谐的画面给彻彻底底地破坏掉了。"舞儿,这儿人的眼神都好讨厌哦,我去把他们的眼珠子都挖了好么?”说完,摆弄了下手上的翡翠扳指,向四周扫过一个狠历的眼神。客栈顿时鸦雀无声。三无悄悄瞄了眼那红衣男子心中一阵恶寒,惋惜道,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心眼这么毒。
  两位客官,要吃点什么?”心中虽惶恐,可毕竟是客人,三无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随意来两个特色小菜,还有一壶温酒。记住是要温过的酒,我内人畏寒。”又是那红衣男子开口,说完望着那白衣双眼含笑,一派体贴。
  "好类,两个特色小菜,一壶温酒。两位客官请稍等,酒菜马上就到。”
  "表姐?伊舞表姐?哇~果真是你啊!!”霓妮从座上窜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那白衣的手,高兴地差点跳起来。那白衣似也认出了霓妮,一双秀目笑成了月牙形,抬手摸了摸霓妮的脑袋,红唇亲启,一张一合,俨然是"妮儿”的口型。
  霓妮一愣,紧紧盯着伊舞看了几眼,不敢相信地说道:"怎么?表姐,你……你……难道,难道你,你哑了?呸呸呸,瞧我这张笨嘴,呵呵,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声音越来越小,都开始涌上来了。伊舞默默回握住了霓妮的手,轻轻摇了摇头,给了个安慰的眼神。
  "你这个臭丫头,瞎说什么呢?我的舞儿怎么可能会哑了呢,只是暂时不能说话而已,只要找到药王那个死老头子,就能复原了。”那个红衣男子一手搂过伊舞护在怀里,一脸不耐地对霓妮解释道。
  霓妮一把推开那红衣男子,拉起伊舞就往外走,嘴里不停地说道:"表姐,你跟我走,肯定是这个妖里妖气的害你的,害得你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我就知道魔教里没一个好东西。”
  霓妮还没走出两步,只觉得手中一空,回头一看,原来伊舞又被那个红衣男子圈在了怀里。霓妮一下子火了,指着那人骂道:"红叶,你这个大魔头。快把我表姐还给我,要不是你,我表姐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今天,我霓妮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霓妮话未说完,已经拔出随身佩剑,使了一套平步青云二路剑法,冲红叶面门刺去。
  
  三
  
  红衣男子冷哼一声,单手抱着白衣,微山东癫痫医院哪个好点微一个侧身,避开了霓妮迎面刺来的一剑。
  这边三无见霓妮冲出客栈,正欲将其拦下,二人已斗到一起,只好焦急的等在一边,从小他就知道霓妮的急性子,此刻若是出手她定是不依的。
  正这么想着,霓妮挥手一斩,又是一路剑法向红衣男子袭卷而去,只见红衣男子上身未动,风轻云淡的避着剑锋。霓妮气得粉脸通红,一套平步青云剑法使得行云,比平时更见功力,只是每每剑锋快要沾到红衣男子衣襟时,却被险险的避开。"鬼影步法?”这边三无眉头紧索,不禁暗暗替霓妮担心。这鬼影步法乃是魔教独门轻功,整个魔教除了教主,深谙此密笈的便只有红叶一人。
  红衣男子一边游刃有余地避着剑锋,一边旁若无人的顺手替身边的白衣捋了一下长发,一脸陶醉。"岂有此理,让你尝尝姑的厉害,拿命来!”话音未落,霓妮一抖银剑,瞬间九朵剑花罩向红衣男子九大穴位。"好剑法!可以火候未到。”说罢脚下迅速移动,一转身来到霓妮身后,霓妮反手一斩的又是一片剑花袭去。
  红衣男子刚要移换身形,却听到身后有"嘶嘶”破空之身,随即顺手斜斜送出来怀里的美人,反手抽出腰间软剑,瞬间一道红光划过,原来这剑也如红衣男子的斗蓬一样,通体透红。说时迟那时快,红衣男子身形一矮避过飞针,斜挥一剑挡开剑锋。
  "我来帮你,妮儿。”霓妮一看原来是素素,一点头,一阵剑花又围了上去。素素"唰唰唰”十二枚银针脱手而出。"梨花带,太小家子气!”红叶一声长啸,手中剑气暴长,只见一片红云飞过,"叮叮叮叮”所有银针和剑花都悉数被挡开。随即腾空而起,直逼二人,愤怒之下连挥两掌。
  这边三无心里一沉,随即一跃而起,欺身而上,身形未稳便硬生生接下了这两掌,"嘭嘭”两声过,二人退了两步。红叶心头一惊,江湖之上极少有人能一掌将自己逼退两步,此人内力深不可测。
  三无自因老板娘如烟错杀一人而退隐江湖后便一同,追随至今,一直踏踏实实的当着如烟客栈的店小二,携同老板娘把这个不大的客栈经营得有声有色。三无平时很少出手,即便是身边好友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实力,只有老板娘如烟一人知晓他的底细。今日三无再度出手,不为别的,只为那个从小私定终身的霓妮。
  "堂堂七尺男儿,欺负两个弱算什么好汉。”
  "谁敢碰我的舞儿谁就得死!”
  霓妮怒气未消,听了此言,气呼呼欲提剑再战,却被素素一把拦住。
  "妮儿!”三无愠色喝道。对于这个疯丫头,三无从小都是让着她,这次怕是真动怒了。
  "既然阁下多管闲事,那就再接我三招!”红叶轻轻一笑,一招"移步换影”滑到三无面前,左手一掌推出,右手变爪抓向三无右肋。三无不敢大意,身形一晃避开凌厉的一掌,右手变掌,切向对方左腕。红叶迅速收爪,直取三无脉门,同时一脚迅速扫向对方小腹。三无身形一矮,右手虚晃一掌,左手一拳直逼面门。两人斗得难分难舍,红叶鬼魅般的身形迅速包围了三无,三无则凭着一身内家真气,以混厚的内力逼得对方竟无处找到破绽,两人一个矫若游龙,一个势若猛虎,突然三无一声大喝,两人迅速分开,红叶挨了一掌,嘴角渗出丝丝鲜血,而三无的青衫胸口处被撕去一角,沁出了不少鲜血,两人迅速分开后旋即又战在了一起。
  "住手!”一声如黄莺般婉转的声音从屋内传来,两个各自收手,红叶抬眼望去,一个容貌矫好,风情万种的盈盈走了出来。
  "老板娘。”
  
  四
  
  .
  "三无,休得无礼,来者既是客,你怎能大打出手!”如烟喝止道。三无听言,只得不甘低下了头。"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有话好说。”大师合掌叉手劝解道。
  "哼!看在大家的面子上就暂且饶你一命。”三无说着很不情愿把手中的剑收了起来。其他人随后也收起了手中的武器。"好了,大家有事回客栈坐下来说吧。”
  如烟转身向客栈走去,其他人也紧跟其后。回到客栈后,如烟吩咐欣儿把茶水端上来。霓妮的犀利的双眸盯着红叶忍不住问到:"快说你怎么把我表姐害成这个样子的。”
  "谁说是我害的!我的舞儿,我疼她还来不及呢。”红叶辩解道。
  "那我表姐怎么不会说话啦?”霓妮拉着伊舞的手继续问道。
  .
  只见伊舞摇了摇头,可能是由于想说话而又不能开口的缘故,脸上表情显得十治疗癫痫方法都有哪些分焦急。
  .
  "哼,懒得理你。”红叶依然是一副高傲又不屑的样子。
  .
  "对啊!为什么你说找到药王才能治好舞儿。?一直未开口的素素也疑惑的问起来。"药王,药王是何许人也?我怎么不知道是谁。”霓妮惊讶的问道。
  .
  "红叶所说的药王莫非是黄鹤楼的主人无名?”冰梦儿若有所思推测道。据说药王无名,擅长针炙之术,其针能够扎而不流血,药王胜似扁鹊,堪称在世华佗。
  .
  "什么有名无名的?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不知道。谁来告诉我?霓妮迷惑的表情中又透出着急的神态。霓妮自打被其父霓云困在闺房中已经很久了,幸亏学会易容术,此次才能得以偷溜出来,她哪里又知道江湖中最近几年发生的事呢?
  .
  "哼,这个无名害我舞儿了三年,说来我就气。”红叶终于开口说话了。
  "快说!”霓妮心急的喝道。红叶牵着伊舞的手,看了她一眼才缓缓开口道:"这要从三年前那场黑白战说起。
  原来,三年前圣教被练了至尊秘籍------瓜子宝典的东方既白篡夺了教主。他为恶武林,败坏圣教名声,使得圣教被别人称为魔教,虽然教中有不少人跟随东方为恶,但是仍有部分人秉持一贯作风,淡出圣教,只是不为教外人所知而红叶正是其中一员。江湖中提起魔教人人喊打,终于在东方既白把持魔教的第七个月,白道各大门派清剿魔教。
  当时正和伊舞游历江湖打得火热的红叶却遭到池鱼之灾,被一群自诩为君子的江湖人追杀。所谓好汉架不住狼多,又要保护伊舞,红叶终于重伤和伊舞逃走。也许命不该决,两人正好逃到药王谷。得知新一代药王无名在此,伊舞再三肯求他救重伤的红叶。可是无名因红叶是魔教之人不予救护。在最后架不住伊舞肯求,就扔出一包药,告诉她那是新研制的毒药,药效连无名都不了解。只要伊舞试药,不论死活,他都会治红叶。看着重伤的样子,伊舞没有听从红叶的苦苦要求,毅然吞下了那包被命名为【寒冰散】的药。
  无名本来是为难一下伊舞,让她死心。谁想伊舞深爱红叶,为了他愿意牺牲自己。在感叹真情的情况下救治红叶,可伊舞的药伤为难他了。【寒冰散】的药力他的确不知,好在暂时可以稳住伤势。之后三个月,红叶他们留在谷内养伤,当然,无名也免不了被红叶每天嘲讽挖苦。伊舞内俯被寒气所伤,并引发经脉堵塞。也正因为寒伤,导致暂时失声,寒伤不好,不会恢复。
  无名不愧,九魅是药王,三个月终于搞清治寒伤的药方,可是几味主药难寻,遂和红叶两人约好,最迟三年,可以到聚贤城的十二号巷子找他拿药。又拿了稳定伊舞伤势的药,红叶就带伊舞药王谷。
  而三个月后的江湖却又是另一翻天地。原来,黑白战,由于魔教内部分化成两派,而以魔教失败告终,东方既白也重伤消失。而一个叫寻双的重组圣教,以新面貌找回圣教荣誉。
  红叶带着柔弱的伊舞游山玩水,侠骨柔情,说不出的自在。只是每年九月去一倘约定地点,始终没见无名,而药王谷的人也告诉他无名找药未归。今年是约定的最后一年,红叶怕无名放他鸽子,早早的已托人寻找无名。
  听完红叶的漫长叙述,众人一阵长虚短叹。霓妮红红的道:"今年既是三年之约最后一年,如果找不到药王伊舞表姐怎么办?”红叶听到这话脸色一白,拳头紧握久久不语。还是伊舞拉着他的手,摇摇头给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如烟也抢口说到"放心吧,伊舞妹妹的伤一定会好的,再者,药王口碑一向很好,不会无故放矢的。”众人也一阵相劝,缓解了此时压抑的气氛。如烟正叫人准备饭菜,楼内又进来一人。
  
  五
  
  一袭青衣,一把宝刀。利落,脸上带着淡淡的冷意。最显眼的是那把刀的刀柄上镶着北斗七星状的七颗宝石,散发着妖异的光茫。他径直走到红叶和伊舞旁边,淡淡的喊道:"大哥,大嫂。”",说多少次了,你能不能不这么冷阿?你嫂子怕寒。”红叶见来人开口说笑道。伊舞也温婉的对他笑笑。"七星刀?你是?”素素有些惊讶的说道。淡淡的点点头。"都这么臭屁!”冰梦儿小声的道。被如烟瞪了眼,连忙吐吐舌头。",你。。。”红叶刚准备问什么的,门口一阵笑声打断。
  "这客栈今天真热闹阿”伴着声音,一身紫衣的青年男子走进来。一身紫衣,竟然连手里那把箫都是紫色的。"紫玲珑!”看着那把箫,素素又道:"患上了癫痫病应该用什么药物治疗呢是流星。”流星敢紧向众人见礼。如烟笑道:"血玉剑,七星刀,紫玲珑,今天小店这么有幸,竟然使得圣教刀剑笑三人齐聚。”
  众人坐好,红叶看向和流星,问道:"怎么样了?老么你说。”众人正胡涂他说什么呢,就听见流星哈哈一笑,说道:"大哥放心,他正在赶来聚贤城的路上。”红叶闻言终于舒眉哈哈大笑。
  原来,红叶怕找不到无名,而找人帮忙寻找,和流星做为他的铁杆兄弟当然不感懈慢,如今是得知无名在赶来聚贤城,所以急急跑来告知红叶。
  流星说道:"大哥,无名大概这一两天就能到聚贤城了,到时大嫂就有救了。”
  红叶听了,喜上眉头。妖娆一笑,妩媚的掠起白衣的长发,娇声道:"我的舞儿~~,你马上就会好起来了。”
  白衣无声的笑了笑,拉起红叶纤细白皙的手,深情的看着他。
  .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温馨的场景了,不由自主的投去艳羡的。
  红叶似乎注意到周围的异样,兰花指一伸,"你们看什么看?讨厌!”
  说完转头望着白衣,里似乎含着泪花,低声道:"舞儿,他们都笑我…”
  白衣的伸出手去,轻轻擦干红叶的泪珠,眼神似有无限柔情。。
  .
  流星一阵翻心,强压呕吐的冲动,故作淡定道:"大哥,都看着呢,别哭了。。。”
  红叶红着带着哭腔道:"小星子,那怎么办?他们都那样看我…”
  流星拍了拍红叶的肩膀,"乖哈,不哭不哭。。。”
  .
  就这么几句对话,把在场的人对红叶好不容易建立的良好形象,瞬间崩碎了。。。。。。
  最后,经过流星一番"开导”,红叶终于停止抽噎,从怀里拿出一方粉红色的手帕,轻轻擦拭。。。。。。
  .
  "那么说无名要来了?”霓妮艰难的把红叶从伊舞身边拽开了。
  红叶"柳眉”倒立,喝斥道:"讨厌啦,不要拉拉扯扯的,看你把我的衣服都拽皱了……”
  三无见他吼霓妮,握着拳头冲过来,瞪着道:"找打是不?”
  红叶白了三无一眼,"凶什么?我难道还怕你不成?”
  .
  眼看又要再起风云,素素过来拉开两人,淡淡的说:"好啦,不要再打了,何必呢?”
  流星和也相劝道:"消消气…都消消气…哈哈!”
  霓妮的大闪烁着,继续问:"红叶!我问你话呢!无名的医术行不行啊?能不能治那个什么寒毒啊?”
  红叶丢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嗔怒道:"我又不是无名我怎么知道?他要是治不好我的舞儿,哼!我就把他……”
  正说着,门外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接口道:"你要把我怎么样啊?”
  .
  众人一起望向门口,冰梦儿激动的冲了过去,"无名?哇!偶像啊!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
  无名眉头一皱,扫视了一眼这个激动的家伙,转头看向红叶,寒声道:"你要把老夫怎么样啊?”
  红叶丝毫不肯示弱,用他那阴柔的声音回应道:"你要是治不好我的舞儿,我就把你吊在聚贤城的城门上,每天暴晒十二个时辰!”
  好心提醒道:"大哥,晚上没…晒不了十二个时辰…”
  红叶弱弱的说:"哦…是吗?小,我是不是又丢人了?”说完似乎又要哭出来了。
  流星见状赶紧安慰他,"乖哈,没事的,大家都知道你的,不会怪你的啊~”
  .
  冰梦儿的一直没无名,一会拽拽无名的衣服,一会拽拽无名的头发,里闪着小,不停喃喃道:"真的见到活的了…嘿嘿…见到活的了!”
  无名没有理会冰梦儿的好奇,面沉似水。对红叶冷冷的说:"看不出来,你这个魔教妖孽还有些个骨气!倒是对那舞真心一片…”
  冰梦儿接口道:"请问无名,你的冷酷是一贯作风吗?真的好有型有款啊!佩服佩服…”
  无名皱了皱眉,没有回答。继续看着红叶。
  .
  红叶柳眉一挑,怒道:"死老头子,说话这么冷冰冰的!冻坏了我的舞儿怎么办?喂!楞什么神?快给我的舞儿解毒啊!”
  无名深吸一口气,走过去给伊舞把脉。
  摇摇头,一捋胡子,叹息到:"寒凉入骨,痊愈无望了!”(未完待续)

© http://zw.uvoxc.com  梨花春雨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