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调味酱 > 内容详情

顶出一个春天作文|

时间:2019-09-25来源:梨花春雨网 -[收藏本文]

【篇一:顶出一个春天作文】

张晓雨

五月的一个清晨,我和母亲一道出门。我坐在后座,把脸埋进母亲被风鼓起的衣中,暗暗嗅着母亲身上淡淡的香气,清爽朴素,是最简单的香皂的味道。

小道的转角,一棵青葱的树,闯入我的眼帘。似是一棵杏子树,翡翠般的叶下原来还隐匿着不少圆润的果子。它们怯生生地探着小脑袋,有的青得快要滴出颜料来,有的则已染黄了大半。或许是结满果子的缘故吧,细长的枝条被压得稍有些弯曲,有种含辛茹苦的劳累。风来了,为避免果子被抖落,它选择弯得再深下去一点,几近折断,但果实却安然无恙。

这难道是软弱吗?我暗自思忖着。但弯下去的是枝头,顶起来的却是脊背。它不同于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它只是小小的宛如母亲般的小心翼翼的保护,柔韧而坚强。

年轻的母亲也曾青春曼妙,亭亭玉立,但为了子女,为了家庭,她选择了弯下腰,一次又一次地弯下去,弯下去,直到把我们安全地挡在她的庇护下,她却用身体为我们遮风挡雨,顶住生活的艰苦。

我轻轻倚上母亲微微佝着的背,在心底默默说了声,“谢谢”。

我望了望前方开阔的马路,两旁不断掠过排列整齐的居民别墅。菜田里已不复往日的金黄,却又显出格外的翠绿。飞鸟似乎惊动了白云,惹得它又不疾不徐地迈开旅行的脚步,上演新一轮的云卷云舒。

红瓦白墙,绿畦白云,行驶在这样一个清新明丽的春光画卷中,和最亲之人相伴,或许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但我心中清楚,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如果没有环保工人的起早贪黑,就没有优美整洁的城市形象;如果没有交通警察的辛苦指挥,就没有高峰时段的安全出行;如果没有戍边将士的默默坚守,就没有祖国的和平安宁。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穷尽一生去为亿万人坚守。

听,天边隐隐传来惊蛰的雷声。历经一个寒冬的蓄势,春日的萌芽已顶开顽石,破土而出。祖国未来无限的春光,将由我们来顶住!

【篇二:顶出一个春天作文】

周文静

父亲当消防员的事情,家里一直都很反对。

母亲总说:“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们一家可怎么办!你要是不争取退伍,你就别进这家的门。”此时的父亲顶着母亲给的压力,沉默地坐在沙发的一角里,什么都不说。

幼时的我总不理解他,跟着母亲一起奚落他。他往往是沉默地板着一张脸,眼底传来一波又一波的无奈,夹带主治癫痫病针灸治疗着对我们的失望。记忆里的父亲很高大,永远是整齐的寸头,眼睛不大,皱纹横跨在他的脸上,里面总藏着灰尘。

那天的下午,雨后的天格外的蓝,蓝得像一张巨大的玻璃纸,笼罩在城市的上空。父亲一推开门,周身像围了一股倦意,他扯着沙哑的嗓子说:“队里给我派了任务,要我这几天守在队里,替换他们去森林扑火的士兵。”他的手抚在头上,手上遍布了每一次任务留下的伤痕,蜿蜒交错,像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母亲一听很来火:“怎么又是你?又是你自己要求的吗?你怎么每次都想着你自己也不想想我们?”父亲脸上的沉默转换为愤怒,他一下子就跳起来,脸上“噌噌”就冒了两团火。他提高了音量:“难不成我得让那些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去为我送命吗!还有那么多群众给我们的希望,我不去谁去!”母亲抽泣着:“我真后悔嫁给你。”父亲猛地一拍桌子,把我吓了一跳,他察觉出我的动作,转身和我说:“你在家里好好的,好好在学校里上学。”我机械地点了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就走了,携带着他的汗味,留给我和母亲一个坚决的、义无反顾的背影。我顿时觉得父亲是多么的高大,他沙哑的嗓子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有着消防战士的挺拔。

那天他幽暗灯光下的背影,竟是我最后一次完完整整地将他看在眼里。

我捧着父亲照片,照片不再鲜艳。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滴眼泪也没有流。领队的和我们说,父亲原是可以冲出来的,最后他又折了回去,想检查还有没有人在,未曾想却永远躺在了里面。

我去了父亲的宿舍,翻到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他,笑得很明媚,我从未看过的那样笑,他身后是一片刚经受了火灾的房屋,他和他的战友挽着肩,像是在欢呼他们扑灭了大火。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照片,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我又轻轻地说:“爸,我真为你感到自豪,妈也是。”

这些,他从未说过,他一直默默地承受着我和母亲对他的指责、数落和不理解,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一人承担。他不仅顶着的是家里的一片天。更是顶着人民对他的希望,他绝不辜负这些希望。

用他厚实的肩膀,为我们顶出一片春天。

【篇三:顶出一个春天作文】

王泽洋

他把头埋进了两膝,肩膀无法克制地抖动着,不敢号啕大哭,只能极力地压低自己的声音,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那样轻轻啜泣。

就像后脑勺被棍子狠狠击了一下,我的整颗心猛然一抽,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从小到大,不知见过多少眼泪。见过小朋友没要到糖而落下金豆,见过小情侣湖北治疗癫痫怎么样吵得激烈而歇斯底里,也见过半百老人因无人陪伴而痛哭流涕。可一个三四十岁男人的泪,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打击,使一个七尺多男人狼狈地蹲在街边流泪。也许他是一个腰缠万贯的生意人,也许他只是一个公司小职员。但无论如何,此刻,他只是顶着生活压力的悲伤者,使我感到酸溜溜地心疼。

我好想帮他,希望能替他分担一部分痛苦,却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觉得根本帮不上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安静静地站着,不去打扰他。他突然止住了哭声,用手飞快地揩去了眼泪。他抬起头,目光没有对焦,神情有些恍惚。顿了好一会儿,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他的眼眶还是红的,但目光已经逐渐清明起来。

这时,他看见了我,被人瞧见自己的脆弱,他很是尴尬。我笑了,尽可能笑得温暖而自然。他一愣,随即回给我一个笑容。他笑得那么云淡风轻,仿佛刚才的事都不曾发生。我顿时心安了,我知道,他挺过来了!那些风雨,那些痛苦,他顶得住!

咬紧牙关,再顶一顶!我们终能等到春暖花开的日子。

【篇四:顶出一个春天作文】

李妍

灯光聚集在舞台中央,圆形的光斑之上是自信大方的我,眉梢止不住染上喜悦,嘴角上扬,目光坚定地注视着前方。举在胸前的奖状熠熠生辉,心头的温暖,令我仿佛置身于一个明媚的春天;笔直的腰杆,让我真正体会到,我也可以顶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时光荏苒,悄然无声,闭目沉淀心情,脑中浮现出姥爷高大的身影。他拄着拐杖,慈祥地微笑,一步,一步,徐徐走来。

姥爷的眉心再次拧成两个疙瘩,他严厉地瞪着我,随即抬起那根雕花拐杖,对着我的小书桌重重敲上几下,“咚咚咚!”我的小心脏瞬间悬在高空,低头看看那些在我眼中像形态各异的小蚯蚓组成的笔画,不由得有些头晕目眩了。姥爷搬来一把椅子,坐在我的身旁,粗糙的大手握紧我的小手,在田字格中书写横撇竖捺。

“一撇一捺方为人字。撇,由重到轻向左下行笔,收笔时露出锋芒;捺,向右下由轻到重行笔,捺脚要平。”姥爷一边说道,一边将撇捺舒展到极致。我的目光追随着行走于纸上的铅笔,一知半解地点点头。

阳光透过窗子洒满房间,枝头鸟雀欢快地啼叫。姥爷突然松开了他的大手,我一时茫然,抬头望着他。他摸摸我的脑袋,“人在田字格中顶天立地,生活中更是如此,自己试着写写吧。”我低下头去,深呼一口气,似乎整个世界都静了,没有了鸟儿的叽叽喳喳,只有心脏极速跳动的“怦怦”声。右手紧握贵阳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着铅笔,默念姥爷的话语,磕磕碰碰地写下一个扭着身子的撇画,拭去额间的薄汗,手腕颤抖着完成下一笔。一时汗颜了,我将脑袋埋得更深,一遍复一遍地书写,不觉间,姥爷拄杖离开,阳光依旧静好。

轰鸣的掌声将我的思绪带回舞台,灯光璀璨无比。

直至多年后的今天,我才幡然醒悟——那一撇写的是付出,一捺写的是收获;一笔写顺境,一笔写逆境;一笔写快乐,一笔写烦恼;不承受,又怎见到盎然的春色。

一纸奖状,登台领奖,绽开春色;独坐一隅,凝眸窗外,笑对人生。缱绻流年,挥洒汗水,我做到了——顶出一个春天。

【篇五:顶出一个春天作文】

李楷文

年前,外婆去拜访一位老朋友,母亲与我也跟了去,地方也不陌生,个园。走东关街,从南门进入个园,顺着人流,我们迈进了那似乎悠扬着钟磬之声的展厅。

一声响亮的清唱飘入耳中,顿时目不暇接:喜庆火红的剪纸、陈朴古典的漆器、活灵活现的泥人……我突然看到角落处的一个展台,里面呈放的竟是一朵朵苍白中带有红润的花,牡丹、月季、杜鹃、腊梅、桂子……这些向来绝不可能欢聚一堂的花,竟然齐齐地绽放在玻璃展柜里,我走近一看,是通草花。

小孩子们嚷嚷着要泥人玩,一群大人围在柜前争相挑选着过年自家张贴或访亲送人的剪纸……却少有人在通草花展柜前停留,毕竟,谁会想要这样一朵不甚喜庆的假花陪着过年呢?我正发愣,母亲却拉着我走向那处冷清的角落。

外婆正和展柜内坐着的一位长辈闲谈,母亲叫我唤她陈婆婆。陈婆婆笑着摆了摆手,就继续忙碌于手中的活计:一根晒干了的通草,一根竹签。她将那根竹签,轻轻地靠在通草上,像雀子摇尾般轻巧地一转,干巴巴的通草,便轻柔地有了些弧度,显示出自然的娇态。接着,陈婆婆指尖翻飞,眼花缭乱间,一朵花便初具雏形。最让我惊叹的,是陈婆婆将那根竹签,猛顶住花的蕊,原本懒懒散散地耷拉着的通草花,一下子收束花瓣,挺刮舒展,显得生机盎然。陈婆婆满意地看看自己的作品,将其插入手边的花瓶。小小的展台上,挤挤挨挨的花瓶中,顶着一簇簇花团,在万物凋零的冬,这里俨然是一个春的世界。

外婆语重心长又带些劝说的口吻:“反正公家给工资,你坐在这块做做样子就行了,辛辛苦苦做这么多干吗呢,现在这东西哪有人玩了……”陈婆婆只是笑笑,又用竹签顶出一朵蜡梅:“我再不做,就更不得人晓得这门手艺了,再说你晓得的,跟师父学做这个本来就不是为了钱……”

正在观赏通草花的我,不禁再次抬癫痫发作的危害有哪些眼,陈婆婆苍老的脸上,漾着一丝笑意。一如她手上的蜡梅,她,他们,所面对的是后继无人、技艺没落的寒霜,然而还是毅然决然地捡起一瓣通草,一直相信,纵使那寒霜再猛烈,顶住了,便又是一个新的春天。

【篇六:顶出一个春天作文】

姚郑宜

老人坐在巷子口,小木板凳旁摆着几双鞋,零零散散的。

老人是整条巷子最有名的纳鞋妇。花白的银丝随意地绾在脑后,她手指上的冻疮破了皮,却一直在中指上戴着一枚银顶针——这双手下,曾纳出一双双普通而温暖的鞋子。

外婆叮嘱我把家中的一双旧鞋拿去修补,我不太愿意地来到巷子口——这年头还有谁愿意修鞋?老人坐在那儿,居然忙得很呢!“阿婆,可以帮我补一下鞋吗?”老人抬头望了我一眼,笑盈盈地接过我手中的鞋,从身后搬了一张小板凳给我,“小姑娘,坐吧。”老人打开五彩针线包,将缝针和线团拿出来,选了一个棕色的线,半眯着眼睛,先把线头搁在嘴里沾了点唾液,用手指捋直,右手捏着针鼻,左手拿着线,瞄准了就往里穿。午后细碎的阳光慵懒地洒下,斑斑点点的,老人被笼罩在暖阳中,中指上的银顶针反射出耀眼的光。老人穿好线,手指一绕,挽个扣,拿着鞋子,在鞋底上扎个眼,顺着眼将针扎进去,用拇指压着鞋底,中指上的顶针顶住针尾端,轻轻一用力,针就穿过了鞋底,如此往复。

“小姑娘,你读几年级了啊?”老人仍低着头,与我攀谈了起来。

“初二啦。”老人和善的语气让人感到春天般的温暖。“哦,初二了,我的小外孙也快了,快了。”她似是在与我说话,又好像在自言自语。提到小外孙,老人的眼角堆满了笑意,皱纹一圈一圈地漾开。

老人告诉我:她的小外孙和她一起生活,女儿、女婿前些年在外打工,赶回家过年的路上出了车祸去世了;老伴也走得早,平日里家庭的大部分支出,都靠她纳鞋挣来,生活的压力曾让她濒临绝望。是政府的救助,是她那乖巧懂事、学习优秀的小外孙,让她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我这才明老人的银丝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夺目。她将针用力地顶住银顶针,收完了最后一针,用剪刀把线头剪掉,把鞋捧在手上端详了一阵,露出满意的笑容!“喏——好了。”她把鞋递给我,收好针线,慢慢摘下银顶针,放进针线包里。老人拍了拍身上的灰,抬头望了望,阳光透过云层斜斜地洒落下来,“春天真好哟!”老人半眯着眼睛,努力地挺直了背,喃喃自语。

是的,春天真好!老人的背影在春日里显得格外温暖,那枚银顶针在阳光下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