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恋上沙 > 内容详情

酷奇国保卫战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梨花春雨网 -[收藏本文]

  从前,在一片大陆上,坐落着两个国度,一个叫酷奇国,一个叫莫尼国。这两个国度长年水火不容,但是,战乱并不能影响酷奇国居民内心的欢乐,因为他们坚信,总有一天是会和平的。

  酷奇国的国土是一片广袤的草原,草原的中央有一处湖泊,晴天的时候,湖中总会泛着蓝光——那是天的颜色,洁白的云朵也不只是在天上还是在湖中,一仰头,云朵正在天上轻轻地飘着,但是一俯首,白云又跑到湖里去了。

  就算是连续几天的细雨绵绵,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心情,他们会把湖泊想象成是一架透明的钢琴,一颗一颗的雨珠敲击着它的琴键,发出悦耳的琴声,这是自然的音乐。

  每当晴天时,酷奇国的居民就会在晚上满天繁星的时候,坐在湖泊旁,唱着歌,跳着舞,闻着野花的芬芳。雨天时,大家就待在屋里,倾听着大自然这个音乐家给他们演奏的乐曲,直到演奏完毕,他们就走出屋子,寻找花朵和小草上的露水。

  每到暖和的春天,都会有很多离开酷奇国过冬的鸟儿飞回来,这些鸟儿都会带来酷奇国的新公民。每一只动物都是酷奇国的朋友。

  在这个国度里,人人都很富有,因为酷奇国的货币是不同时长的微笑和拥抱,大家都不缺这些,所以都很富有。酷奇国里人人都是朋友,他们不会怀疑别人——当然他们每个人都值得相信。

  与酷奇国敌对的莫尼国,远远看去就是一座楼——是的,这就是整个莫尼国,一栋大楼。这栋大楼很高,没人能够测量。

  这个国度的规矩很有趣,每上一层楼就需要通行证,但是下楼不需要。楼层越高,里面的居民就越有说话的权利,他们可以随意地指使比他们楼层低的人——虽然法令不允许,但是没有人管,也就没有人注意。

  莫尼国的人最好辨别,因为他们都戴着面具,这也是法令规定的。

  酷奇国的公民也有他们特殊的标志,可是,一旦这些标志消失,他们在酷奇国的记忆就会完全消失,莫尼国正是利用了酷奇国的这一缺陷,在两国战争中屡次取胜。

  至于两国的战争,自然是那些最有话语权的人想到的,因为他们国家的国土特别小,人特别少,他们需要大量的土地和人,至于这些土地和人从哪里来呢?当然是从酷奇国里来了。

  没有办法,两个国度只好签订了条约,每隔一段固定的时间,酷奇国就派出一些人到莫尼国去,成为莫尼国的公民,每个派来的人在一段时间内都会有固定的几天可以回到本国。酷奇国不能不答应,如果不答应,那些居住在莫尼国高层的人就会运用他们的“智慧的成果”将酷奇国夷为平地,好在,每到派人的时候,那些可爱的归鸟们就会给酷奇国带来新公民。

  这一天,又到了酷奇国派人的时候了,归鸟们给酷奇国带长春市最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来了两个公民。所以,酷奇国会派两个公民到莫尼国。最后经过大家的推选,选出了伊洛和吉尔。

  当然,酷奇国不甘心就这样沦落为莫尼国的奴隶,国王卡特在送别每一个派出去的公民时,都会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让之前派出去的公民记起他们的身份。

  伊洛、吉尔离开的前一天夜里,大家像往常一样做到湖边唱歌,只不过这回唱的是送别的歌曲。

  “伊洛、吉尔,明天早晨以后,你们就是莫尼国的公民了。但是,就算到了莫尼国,也不要忘了,你生长在酷奇国。”卡特镇重地对他们说,“我们之前还派去过不少人,请你们帮忙把我的话告诉他们。”“嗯,我会的。”吉尔点点头,“之前派去的丹尼,上一次莫尼国让他回来时,他说他已经住到莫尼国的高层了,但是,我总觉得他怪怪的。”卡特叹了口气,摇摇头:“丹尼已经彻底放弃了酷奇国公民的身份了,每个派去的人,如果他还能想着酷奇国,还留有酷奇国的标志,那么我们也会把他当作酷奇国的公民。可是,丹尼已经没有这个标志了,早些时候派去的记住,你们的任务还有一个,就是让之前派去的公民记起他们的身份。吉尔,这个是我们最新研制出来的手枪,里面装的都是他们的标志,把这些标志烙到他们的身上,我们就赢了。”卡特说着,取出一把手枪,镇重地交给吉尔。

  第二天,伊洛和吉尔来到了莫尼国。

  “欢迎来到莫尼国。”一个和气中带着些冷淡的女声响起,伊洛抬头一看,是一个高挑的姑娘,穿着深蓝色的上衣,黑色的短裙,脖颈上围着一条彩色的丝巾。再一看她的脸,弯弯的眼睛,挺拔的鼻梁,再加上鲜红的嘴唇映衬着,这真是一张绝美的脸。当然,这个并不是她真正的容貌,这只是一张面具而已,她真正的容貌,没有人会看得到,“我是接待新公民的妮卡,别看我现在在莫尼国最底层,其实我在的楼层比这个高得多呢!”妮卡(MEIWEN.COM.CN)捂着嘴轻笑一声,把她美丽的容貌又添上一分优雅,她转过身,取来一支笔和一本册子,伊洛看见册子的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入境公民”妮卡一边写一边说道:“伊洛,你是莫尼国第2068号公民,吉尔,你是莫尼国第2069号公民。现在,我要带你们了解一下莫尼国。”话音刚落,她转过身,快步地走开了,“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去看几个重要的地方,步子一定要快哟”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乌黑的长发抚过她的脸庞,吉尔嗅到了一阵清香,心想,多美的人啊,如果她摘下面具,肯定更好看。

  他们走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吉尔兴奋地四处看,他看见一个墨绿色的办公桌,里面坐着一个男人,同样戴着面具,正在给一张张纸盖上印章。“这里是办理楼层通行证的地方,如果你们想到高一层的楼去,就必须要在这里办通行证,如果没有通行证而贸然闯到楼上,那可是犯法的,有了通行证,你才能自由地到上一层楼,但是只限一层哟。”妮卡给俩人介绍着这个大厅,声音略带冰冷。伊洛问道:“为湖北癫痫病的医院治疗最好什么要办通行证呢?”妮卡感到一丝不快:“2068号,这不是你该问的,你现在是最底层的公民,是没有权力问这么多东西的,你只有到了高层才有权力说这些。”伊洛有些委屈:“我有名字,我叫伊洛。”妮卡哼了一声,继续说:“底层的公民只配叫编号,到了高层才会叫名字。”“酷奇国里的人也有编号,但是我们都不会叫编号。”妮卡怒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扭曲:“这里是莫尼国!莫尼国的法令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过是底层的人,是没有权力知道这些的!现在,你给我闭嘴!不许再问了!”伊洛被妮卡的怒吼吓了一跳,只好弱弱地答应了一声。吉尔同样也被吓了一跳,紧紧地把嘴巴闭着。

  走着走着,他们走到了一个密室里,密室里身份昏暗,

  但借着各种各样的机器发出的光,也还看得见。妮卡的脸上又浮现了笑脸:“这里是给你们制作面具的地方,这些面具是莫尼国的标志,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摘下来,但是当你们面对别人时,你们就必须戴着。”说着,妮卡举起了手中的一个类似于熨斗的机器,那个机器发着绿色的光芒,她将机器往伊洛脸上照了一会,与“熨斗”相连的平台上就慢慢地出现了一个小盒子,一开始只是虚无的,用光造成的一个盒子,渐渐地,它的棱角出来了,也有了自己的颜色,成了一个真实的盒子。妮卡把盒子取下,递给伊洛:“这些是你的面具,接下来到你了,2069号。”说着,妮卡又将手中的“熨斗”照了照吉尔的脸,同样出现了一个小盒子,“拿着,这些是你的。”二人打开盒子,里面放满了不同表情的面具。“你们和别人说话时,就要戴上这些面具,还要根据不同的话换上不同的面具,放心,换面具的时候是不会被人察觉的,这个盒子会根据别人的话自行更换你们脸上的面具,我就给你们介绍到这里了,以后你们就要自己生活了。”

  妮卡话音刚落,她的身边就出现了一道楼梯,只见她伸出玉足,款款地踏上一层阶梯,走向她的楼层。

  但是,正因为吉尔和伊洛是最底层的人,所以他们处处都被高层的人欺负,也不能反抗,因为法令不允许。

  这一天,伊洛和吉尔又像往常一样坐在马路边,望着街上的行人。他们的身上又添了许多处伤口,原因是今天第三层楼的居民加瓦来到了他们工作的餐馆用餐,伊洛只是劝加瓦不要在餐馆里吸烟罢了,就被加瓦拳打脚踢,吉尔过去劝架,反而被加瓦用更大的力气打了一顿。

  “你说,这明明是加瓦的错,为什么却要我们受罚?”伊洛声音颤抖着,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唉,莫尼国就是这样,但我们又能怎么样呢?酷奇国是俘虏国,我们又是最底层的人,他们想怎么欺负我们就怎么欺负我们,反正他们做事不犯法,底层的做事就犯法。”吉尔摇摇头,无奈地说,“但是不要忘了我们的任务啊。”伊洛忽然想起来:“对啊!我们还有任务呢,不能让卡特失望了。”说着,伊洛取出手枪,抚摸着。“我们先回家吧,等准备好了再执行任务吧,毕竟,之北京比较好的癫痫医院前派来的人都已经到了高层了,还有,你的伤挺严重的。”吉尔望着伊洛,心疼地说。“嗯。”

  于是,吉尔和伊洛拼命地工作,这一切,只是为了能拿到通行证。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他们终于在一年内拿到了整个莫尼国的通行证,他们也到了高层居住。幸运的是,因为他们的心中一直装着酷奇国,所以,他们是酷奇国派去的人中唯一没有褪去烙印的。

  吉尔问伊洛:“你准备好了吗?”伊洛点点头,“那么我们要开始行动了。”吉尔继续问道。伊洛点了点头:“是的,为了酷奇国。”“现在这个烙印是……加瓦。”吉尔被吓得颤抖了一下:“加瓦打过我们呢!”伊洛拍了拍吉尔的肩,安慰道:“没事,他只是失去了烙印,等我们把烙印烙到他身上,让他记起自己的身份就好了。如果治好了加瓦,我们的队伍就又多了一个人了。”

  他们来到加瓦的办公室,轻轻敲了敲门:“请问加瓦先生在吗?”门开了,面前的加瓦满脸笑容,但是十分僵硬,而且空洞。“哎呀,原来是伊洛先生和吉尔先生啊,请进请进,刚才有点事情处理,请原谅。”加瓦做了个“请”的手势,把伊洛和吉尔迎进办公室,笑容可掬。“不知道两位找我有什么事?”加瓦低着头,等候着伊洛他们的回答。吉尔按照排练好的剧本演下去,只见他拿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听说加瓦现在就喜欢写得密密麻麻的纸:“嗯,是这样的……”吉尔也低下头,低头的瞬间对伊洛使了个眼色,伊洛瞬间明白了吉尔的意思,取出了手枪,看准时机,往加瓦的额头上开了一枪。加瓦突然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就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加瓦又想起了那片草原,那一处明亮的湖水,可爱的朋友们和洁白的归鸟们,他想起了许许多多在酷奇国的往事。“我……我曾经是酷奇国的人吗?”加瓦望着天,眼神里充满了疑惑,或许,又是其他的东西。“是的,你本身是酷奇国的人,你只是按合约被派到莫尼国,或许,卡特也曾经交给你一个任务,就是让你把之前派过来的人,让他们记起自己的身份,只可惜,你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自己也去掉了标志,现在我们把标志重新烙到你身上了,你想起来吗?”(Meiwen.com.cn)加瓦愣住了:“卡特……就是那个不像国王的国王吧,是啊,他对我那么好,我却辜负他的希望……”加瓦说着,哭了起来,这一次,他的面具没有变化,而且,眼泪是从面具里面滴落下来的。伊洛继续说:“你别哭了,如果你觉得对不起卡特,你就加入我们的队伍吧,我相信卡特会为你高兴的。”加瓦点点头,“现在,取下你的面具,放心,我们不会告诉别人的。”加瓦缓缓地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双清亮的眼睛,就像酷奇国的湖水那样清澈、闪亮——这就是酷奇国的标志,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睛。

  于是,随着他们的队伍逐渐壮大起来,他们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慢慢地,莫尼国一半的俘虏都成功地被烙上了标志。

  最后一个没有被烙上烙印的人,就是接待新公儿童癫痫病吃药能治好吗民的妮卡。

  妮卡是酷奇国第一个派来的人,她的运气不是很好,一直在低层居住着,后来她发现了一个“门道”只要多给上层的居民们一些礼物就可以免除通行证,直接到上层居住,前提是,她要将酷奇国的标志去掉,这样就彻彻底底的成为了莫尼国的人。为了不再被上层居民欺负,她狠了狠心,去掉了标志,开始不断给上层居民送礼物,免除通行证。凭着她灵巧的舌头,她居住的楼层一天天地升高,一直升高到了顶层,顶层的居民,就是管理整个国家的人,整个顶层只能有一个人居住。顶层在云端里,往下看可以看到每一层楼的居民被自己踩在脚下,终于,她成为了莫尼国的首领,她也可以高高在上了。

  吉尔一行人站在办理楼层通行证的大厅里,这个是办理通往顶层的通行证的大厅,比第一层的通行证大厅更加的繁华。

  “你们谁有通往顶层的通行证呀?”伊洛问道,当然,概率很渺茫,因为队里的人都是顶层以下的人,“没有通行证就上楼可是犯法的呀!”伊洛见无人回答,无比失望。“我们,要不要就试着犯法一下?”加瓦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楼梯,“反正我们人很多。”伊洛想了想,点点头:“好吧,那我们试一下吧,不过要快,因为看守楼梯的人要回来了。”大家纷纷应允。

  没想到这个楼梯这么长,大(Meiwen.com.cn)家走了好久,连个楼梯的尽头都没有看到。加瓦累得坐在楼梯上:“这个楼梯好长啊,真不知道妮卡怎么走上来的。”大家也纷纷叫苦。“起来,我们不是要保卫酷奇国吗?既然要保卫酷奇国,我们就应该先让她的公民齐全。现在所有人都有标志了,就剩下妮卡了。你们要放弃吗?”大家一听,顿时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又振作起来,往顶层走去。

  “妮卡。”加瓦喊了一声,妮卡一听,竟然有人敢直接叫自己的名字,心中燃起怒火,愤怒地转过身:“谁敢直接喊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你们这些下层的人能叫的吗?”妮卡突然看到一群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吓了一跳:“你们怎么上来的?快来人,有人擅自闯入顶层!”当然,她喊也没用,因为整个顶层就她一个人居住。“妮卡,你带我们到莫尼国,今天,我们要带你回到酷奇国,那才是你的家。”加瓦说着,取过伊洛的手枪,对着妮卡的额头开了一枪。

  妮卡也回忆起了在酷奇国的种种,渐渐地,她的面具消失了,一张白里透红的脸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妮卡睁开双眼,同样是一双洁净的眸子。

  “回家吧,妮卡。”伊洛笑着对她说。妮卡点点头,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飞快地跑向顶层的窗口,对着莫尼国剩下的公民们大喊了一声:“莫尼国新法令,我国与酷奇国曾签订战争条约,从今往后,条约废除,我国将与酷奇国友好往来!”

  两个国度之间不平等的条约,正因为妮卡的一句话,烟消云散。从那以后,酷奇国和莫尼国一直十分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