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去之日 > 内容详情

玷污了兰兰的夏天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梨花春雨网 -[收藏本文]

  秋天了,枫叶红遍满山,成熟的柿子,就象一个个小灯笼,挂满枝头,非常喜庆,惹人现眼,讨人喜欢。

  兰兰身着蓝丝绫短褂,花格裤子,脚踏秀花鞋,脸上涂脂抹了粉,打扮得象个小仙,她左手打着把油纸大红花伞,右手提一篮柿子,走在丘陵山间小道上。微微突起的小腹,细心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妊妇,她提着这么一大蓝东西,累的她,看了就让人着急、心疼,于心不忍。

  “哎——,这是哪家的媳妇,快把蓝子放下,我来帮你提。”

  兰兰扭头一看,身后是个身背竹篓的中年妇人,向她走来,她打量了一眼身后的人,迟疑了一下,回眸一笑,不好意思低下头,继续往前走,心想,我还没有婚配呢,哪家的媳妇都不是。

  那妇人看了回头一笑的兰兰,吃了一惊,“阿!”原来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对刚才她喊,是那家的媳妇这句话感到抱歉,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兰兰是应舅舅、舅母、二姨姨的邀请去外婆、舅舅他们家,爹爹特地从房后的柿子树上,摘了些大柿子要她带到上。

  今天,是舅舅、舅母、姨姨给她说媒的日子,为她找了个婆家,让她过去看看,想必是尽快把这个腹中带子的外甥女嫁出去,以免夜长梦多。不然,要是把肚子的娃儿生出来了,那不就是大逆不道,让人耻笑。

  兰兰不到十六岁,也没有婚配嫁人,要是让肚子继续增大,或是把娃生下来,让全村的人知道了,那姐姐、姐夫的脸面往哪里放,不就让人看了笑话,丢人现眼了吗。

  兰兰是个孝顺、乖巧的女娃,在家一贯听爹爹、妈妈的活,因为家中经济困难,她小学毕业后,只上了个初一,就辍学在家,帮助妈妈料理家务打打杂。她家就姐弟两个娃,弟弟还小,家境不是太好,靠爹爹一人租种地主家几田地过日子,这些年来,也算顺道。

  兰兰虽然还没有到婚配年龄,根据她目前的身子情况,她也就听从了妈妈、舅舅、舅母、二姨的话,还是前去外婆、舅舅家看看,说不定能成就这门婚事,把自己嫁出去,以免所有的亲人们为她操心,为她担惊受怕。

  外婆、舅舅、姨姨家就住在山那边,妈妈从小就带着她,常从这条山间小路到外婆家,自从她长到七、八岁的时候,自己就能独立到外婆家去了。

  今年夏初,满山的柿子树,都挂满了果,但颗颗都神秘地躲在绿叶下,因为颜色相近,如果你不仔细去看,根本就看不到它们藏在哪。

  这天,兰兰独自一人去外婆家,刚出门时阳光高照,不过,山里的天就象是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她随手拿了出门常带的那把油纸大红花伞,既能防雨,又能遮太阳。

  外婆的家境不错,要去外婆家了,吃什么药可以止住癫痫兰兰高兴得就象个小鸟,蹦蹦跳跳,心情特别好,因为到了外婆家,外婆总是对她好吃好喝的招待,馋得她还没有出门,惹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兰兰刚走到山口,东面一块乌云,就从头顶上扑来,山间突然变得暗淡了,她抬头望去,刚才还太阳当顶,这么快,一眨眼功夫,它就躲到这片云里去了,还被这片乌云遮得严严实实,一点光线都不透。

  兰兰走着,无意往前一看,就见前面不远有个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向她奔来,从他的着装来看,一眼就认出他是个日本兵。这个日本兵,从望远镜里看见打着花伞,独自一人在山间行走的兰兰,便策马扬鞭,赶到她身边,立刻下了马,堵住了兰兰的去路。日本兵牵着马窜到兰兰前面,不要脸地嘻嘻哈哈点头哈腰:

  “喂,你的花姑娘,到哪里的去?”

  因为兰兰还小,看到跟前这个全副武装,还拿着枪的日本鬼子,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她加快脚步向前走,想摆脱这个日本鬼子,不料,鬼子上前一把拉住兰兰的胳膊,指了指山脚下的柿子树林,厚颜无耻地说:

  “你的花姑娘,我们的到那里去好好的玩玩,你的明白?”

  兰兰心里当然明白,她虽然是个村姑,没有见过大世面,上学时,老师经常讲日本鬼子在我们中国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现在虽然不上学了,通过一些上学的小姐妹,日本鬼子在中国践踏百姓的消息,也经常带到她这个偏远小山村里来,她清楚,眼前这个日本鬼子是在白日做梦,想“好事”呢。

  不出兰兰所料,日本鬼子这一举动,吓得不到十六岁的她,六神无主,一看,这人手里还拿着枪对着她在空中一划:

  “喂,你的花姑娘,跟我的来,你的不来,我的枪是不会同意的。”

  鬼子这句话,吓得兰兰直哆嗦,两腿发软,她长这么大,山里的娃,哪里见过这样被人戏弄的事。兰兰反抗,一心想甩开鬼子拉着她的胳膊,但鬼子就拿枪顶着她,就是不放手。

  虽然是日照当午,但兰兰顿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心慌意乱,天旋地转,两眼满是金星,她不敢大声叫喊,在这朗朗的大白天之下,鬼子不顾一切,也不怕有人看见,连拉带踹,明目张胆地挟持着兰兰,来到山脚下一片柿子树林里。

  兰兰出门时,没有带什么东西,只是带了一把防雨遮阳的油纸大红花伞,到了树林,鬼子就按倒兰兰,开始扒她的裤子,想实施对她的强奸。

  这时,兰兰拼命挣扎,求死,都无法实现。因为兰兰外出上学,从小就受到妈妈对她防备坏人,保护自己的教育。此时她想起了妈妈的话,女娃在关键时刻,以保命最为重要。

  兰兰想,要是我喊叫,他一枪嘣了我,那我就不成了孤魂野鬼了吗,哪爹爹、妈妈、弟弟怎么办,想到这儿,还是要保命吧,她大气也不敢喘,两眼梅州市幼儿癫痫病医院一闭,心想,今天就听天由命吧,不然,我会被鬼子打死在这荒郊野外。

  不过,兰兰又想,他强奸我,也不能玷污了属于我头上这片蓝天,也不能让上天看见,一定要遮住头上的天,不然,这种丑事让天老爷看见了,那是大逆不道,日后是要遭到天打五雷轰,惩罚报应的。

  那个日本鬼子,急着一心想强奸兰兰,但怕马跑了,又愁马没有地方栓,要是去前面树上栓马,又怕兰兰跑了,怎么办,干脆,他就把马的僵绳牢牢地栓在自己的脚脖子上。

  云在滚,风在吼,邪风吹着松涛和柿子树叶,象鬼一般地嚎叫。鬼子压着身下的兰兰,嘴里不停地咕鲁咕鲁乱吼,也听不懂咕鲁些什么东西,吓的兰兰紧闭双眼。

  由于兰兰害怕又瞎羞,吓得她两腿乱蹬,双手乱打,鬼子按住兰兰气急乱打的双手,累得他也直喘粗气。这时,兰兰就觉得下身一阵疼痛,不一会儿,一股热流直往上涌。此时兰兰乱蹬的腿也累瘫了,她为了不让老天爷看见天下有这般无耻污浊的行为,拼命伸手撑开她身边的那把大红花伞,想遮住头上的天。

  这伞一撑不要紧,正在昂头东张西望的大红马,一看这个红色东西猛然

  张开,一下子就把它吓惊了,还没有等到鬼子站起来提裤子,这匹马拖着他调头就跑,兰兰一看也吓呆了,拿起雨伞,拔腿就向外婆家跑去。

  正在山上砍柴的几个村民,一看,一匹高头大马,拖着一个人在飞奔,他们拿起砍柴刀,就在后面追,人们越是追赶,这马吓得越是奔跑不止,当人们追赶大约两里多路后,马累得不行才停了下来,大伙儿上前一看,哇!马身后的那个人,裤子全被拖掉了,光着屁股,全身上下血肉模糊,人已经面目全非,残不忍睹——死了。

  人们一看他是个日本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马拖死了,就叫来村长,村长一看,神秘地对大家说:

  “你们赶快先把马牵回村里藏起来,然后找几人弄几根木棍,抬来两根大石条,连人带石条用铁丝捆起来,套上麻袋,沉到后山的水塘里去,然后再把马也杀掉,从此再不准提及此事,否则,鬼子的人找来,会大祸临头的。”

  村民们按照村长的指意,讯速就处理完了这件突如其来的后事,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让来找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太阳又从云里钻出来了,万道霞光,照亮山头,洒满绿油油的柿子树林。兰兰被日本鬼子强奸后,她迷迷糊糊,跌跌闯闯,来到外婆家,一进门,丢下雨伞,就扑倒在外婆怀里哭:“外婆,我好害怕,我不想活了。”

  兰兰痛哭不止,还哭得抽筋。“啊,这是怎么说的呢,为啥不想活?快告诉外婆,外婆替你作主。”外婆搂着痛哭的兰兰非常疑惑,但又怎么哄都哄不住她伤心的哭泣。

  二姨,舅舅,舅母赶来一看,兰兰衣衫不整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披头散发,裤裆下面还有血迹,大家一头雾水,非常振惊。

  以前,兰兰每次来一进门,就象个百灵鸟,咋呼个不停,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家惊呀的猜测,莫非是姐姐家出了什么大事不成,再看兰兰裤裆下的血迹,二姨和舅母猜测,是不是兰兰初潮来临,见了经血害怕,把她吓坏了?但又一想,不对呀,兰兰都十六岁了,不可能现在还没有来月事吧。

  兰兰也不抬头,她不敢看,也不想见家里所有的人,一心想死,只是把头埋在外婆怀里,紧紧搂着外婆痛哭不止,并且身子还在不停颤抖。

  还是二姨一语惊天的举动,把她惊醒:“哎,有话好好说,要哭你回家哭,不要在这儿要死不活的。”说着,拉起兰兰就向门外推,想吓乎吓乎她。

  兰兰一把抱住二姨,不再哭了,说出了刚才在山口发生的,那件另她噩梦般可怕的事情。

  外婆、外公、舅舅一家人听到此事,肺都气得要爆炸了,大家义愤填膺,外公、舅舅,二姨他们操起刀、叉就追了出去,要去找那个日本鬼子算账,当他们追到山口,早已不见鬼子的终影了。

  他们那里知道,不见终影的鬼子,早已经被吓惊的高头大马拖死了,还被邻村村民们沉了塘,并毁尸灭迹了。

  大家愤恨地回到家,一家人欲哭无泪,只好安慰兰兰:“有什么办法呢,这年头,日本人在我们中国横行霸道,到处杀人放火,惨无人道。”大家说:“你还小,就忍了吧,死什么,要坚强的活着,等你长大了再找日本鬼子算帐。”当然,这只是他们幼稚的愿望,幻想而已。

  自从日本鬼子强奸了兰兰后,她常常是噩梦连连,也常常被噩梦惊醒,当时鬼子强奸她,虽然她是紧闭双眼,什么也不想看,但鬼子对她的咆哮,拿手枪逼着她的情景,和下身流血疼痛、羞耻,总是历历在目,然而,时过境迁,但她心里一直是感到害怕,不安。

  虽然出了这样的丑事,但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洁,只好把痛苦埋在心里,把苦水往肚子里吞。所以,不管怎么样,在众人面前还得强装笑颜,日子总还是要一天天地过下去。

  不知怎么回事,兰兰这段时间,渐渐地觉得有些不舒服,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好,见了什么都懒得看,对什么也不感兴趣,时不时的有些头晕、恶心,身子懒洋洋的,对过去喜欢的一些事情,如今提不起精神来,肚子饿得咕咕叫,什么也不想吃,心里老是犯糙,无形中总是想吃点酸的。两三个月了,一直有种说不明,道不清的莫名其妙,她想,莫非是自己得了什么病不成?兰兰的这些现象,也不想对妈妈说,怕妈妈为自己担心。

  鬼子那事发生三四个月了,直到兰兰的腰变粗,肚子有些突起,这才被妈妈发现。

  回想起,兰兰过去那种象小鸟儿一样,天天到处蹦蹦跳跳,欢喜活泼,现在不见了治疗羊癫疯好的中医医院,整天懒洋洋,对什么也不感兴趣,吃的也少,吃完就睡,好象她的月事这几个月,也没有听她提及。

  起初妈妈认为,兰兰这娃是被日本鬼子吓破了胆,心里埋下了阴影,一直心情不好,但也没有往坏的那方面去想,没想到,时至今日,才恍然大悟,坏了,兰兰可能是被那日本鬼子下了孽种,这可怎么办?妈妈越想越不敢想。

  为了正实这件事,妈妈就问兰兰说:“兰兰,你不舒服有多长时间了?”

  “几个月了吧,”兰兰说。

  “那你月事有多长时间没有来?”妈妈又问。

  “也几个月没有来。”兰兰显得有些不赖烦。

  通过妈妈对兰兰的询问,正实了她的猜想,只因为兰兰太小,什么也不懂,也没有经历过,身子不舒服她也不说,那能会往怀孕那方面去想呢。

  妈妈瞒着爸爸,悄悄带着兰兰到外婆家,想和娘家人商量,看看这事该怎么办才好。大家商量的结果说:

  “趁村里人现在还不知情兰兰这件事,尽快为她找个婆家嫁出去,掩盖身上的事实,挽回颜面,否则后果不敢想象。”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山村的白昼仍然是那么安静,天仍然是那么蓝,太阳仍然是那么明亮,柿子熟了又落,落了又熟,此时的枫叶,又红遍满山。

  后来据说,日本部队一班人,为了找他们那个失踪的小队长,在附近几个村子查找了好几天,也集合了不少村民到各家搜查,但得知此事的村民一直是守口如瓶,只是看笑话,任他们查找,也没有找出个结果来,几天找不到人,后来鬼子就撤退了。

  兰兰并没有嫁给舅舅、舅母、二姨为她找的那个男人,因为那人年龄和她相差太大,并且跛着一条腿,人也面黄肌瘦还一身病,虽然他的家境不错,年龄不小,但一直也没有找到嫁给他的人。

  通过舅舅介绍,这人答应替兰兰保密,并且不嫌弃她怀有身孕。但兰兰一看这人,哭着死活不同意,外婆、舅舅、二姨们只好依了她,说等到有了合适的人再作打算。

  兰兰回去后,仍然在家帮助妈妈打杂料理家务,一次她和弟弟上山砍柴,因为兰兰怀有孕,身子笨,一不小心,从高岸上滚落下来,引起了大出血流产,要不是弟弟及时喊来人,还差点要了兰兰的命,只

  有好好养着吧,不过,一家人心里面上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这也算是个好事情。

  日本投降后,那年天干大旱,田地里到处都干的冒白烟,邻村后山的那个水塘,也干得见了底,人们发现,几根粗木棍,原先用铁丝、麻绳绑着的两根大石条,还躺在水塘中间,只是铁丝绣不可见,石条下压着一个头骷髅和几根带泥的白骨,其余什么也没有见,天哪,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报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