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就说过 > 内容详情

爱情还在,不诉薄凉

时间:2021-10-06来源:梨花春雨网 -[收藏本文]

  姜超和金怡在一起挺不容易的。
  
  姜超7岁的时候得了血小板减少综合症,从此,家里带着他奔波在求医的路上。
  
  所有亲属都劝他妈妈放弃治疗,说最后只能人财两空。他妈说:“哪怕散尽家财,我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或许是母爱感动了苍天,也或许姜超命不该绝,姜超18岁的时候,他的病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当医生宣布姜超各项指标完全正常时,姜超娘俩相拥而泣。那一刻,姜超就发誓,将来找老婆,一定要找个脾气好性格温柔的,能对妈妈好的女孩。
  
  当一个人面临生死考验的时候,要求自然会放得很低,父母只要求姜超健康,于是,就把姜超送进了一所职高。对他说,能学啥样算啥样,大不了接手家里的酒店。
  
  在大把闲得发慌的时间里,金怡就闯进了姜超的心里。
  
  她总是安静地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老师总是把不听话的同学轮流放在金怡旁边,她总能跟他们相处得很融洽。他觉得这个女孩就是他喜欢的能对妈妈好的那种。
  
  2
  
  姜超简单地向金怡发起了攻势,金怡就投降了。因为她喜欢他。
  
  他俩的事在两家闹翻了天。姜超家里的意思是家里条件优越,怎么也得找个漂亮的女孩。金怡家里的意思是,那小子自小就有病,谁知道这病究竟有没有全好。
  
  家里越抗拒,两人越坚决。两家闹得很僵的时候,姜超的妈妈突然得了病,拉到医院人就不行了。确诊是脑出血。姜超哭得是一个天昏地暗。自己按照能对妈妈好的标准找的女朋友,他和金怡都没有在床边尽一点孝心,老妈就撒手人寰了。
 武汉市看癫痫病好的医院 
  因为妈妈的突然离世,姜超和金怡的事就放下了。
  
  毕竟家境不错,姜超妈刚死一个月,来给父亲提亲的就络绎不绝。姜超妈死后三个月,父亲敲锣打鼓地娶了新人。姜超和父亲干了一仗彻底决裂后跑去沈阳小姨家。
  
  金怡的父母看姜超这孩子太可怜,而金怡也是对姜超痴心一片,也就默许了两个孩子的恋情。金怡随后也追随姜超去了沈阳。
  
  打工的日子很艰苦,两人租住在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小出租屋里,卖着光碟和磁带。每天扣除房租和吃喝所剩无几。眼看着生意根本维持不下去,无奈,铺子兑给了旁边的修鞋摊。
  
  姜超又找了个夜班司机的活。夜班司机虽然比卖光碟要好一点,但也辛苦和危险。没办法,咬牙也要活下去。不然,两人连吃饭都成问题。金怡在一个商场当售货员,大多数姜超回来的时候,都是金怡往外走的时间。
  
  3
  
  夏天,中午,大街上叫卖着西瓜。姜超看人随意地挑一个又肥又壮的抱走,他舔舔嘴唇,数数兜里零碎的钞票,在西瓜车里挑了一个最小的,到门口的时候兴奋地喊金怡:“快拿刀杀西瓜。”
  
  金怡忙不迭地跑出来问:“今天有人定长途的活了?”
  
  “嗯,今晚有两个人定了去盘锦。”
  
  夜班司机就靠着拉长途赚钱呢。金怡听了开心地把西瓜一分为二,两人啃得很仔细,西瓜皮上一点红瓤都没剩。
  
  姜超鼻子一酸,搂着金怡说:“等明儿咱有钱了,买一车西瓜,吃一半扔一半。”
  
  那一晚,姜超没有拉到钱。到地方了,乘客掏出的不是钱,是把在夜朔州羊羔疯如何才能治疗色中泛着寒光的水果刀。姜超这一路都在哭。如果妈妈没死,他不会过这样的日子。连个大西瓜都买不起,连跟歹徒搏斗的勇气都没有。他不怕死,但是他死了,金怡怎么办?
  
  哭了一路,想了一路,�@样的日子老子不要过了。
  
  4
  
  第二天,姜超就跟小姨父说他不想再开夜班出租了,他想找个正经开车的工作干。碰巧,他小姨父有一个朋友说他朋友公司吴经理的司机因为另谋高就,不给这个经理开车了,问他有没有合适的人给介绍一下。
  
  人的好运气要来是挡也挡不住的。吴经理见过姜超后,当场就留下来。
  
  姜超兢兢业业地伺候吴经理,对外是司机,对内是“保姆”。两年后,吴经理就升为整个大东北地区的负责人,成为总经理。吴总也是重情重义的人,荣升后没忘提拔姜超,给了姜超一个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平时还是给他开车。金怡随后也辞掉了售货员的工作。
  
  他们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孩子也有了。
  
  随着应酬的增多,姜超越来越忙,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偶尔回到家,看一眼孩子,就说一句:“哎呀,老姑娘。”然后臭袜子一脱,沙发一倒,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金怡这个气啊,这爸爸当得太容易了吧:“姓姜的你晚上还想整事,你以为性爱这件事就是两具冰冷的肉体按摩吗?那是要有前奏的啊。这个前奏应该从早晨的第一个吻开始到中午的我做饭你洗碗,我看孩子你擦地。心情被你弄得糟糕透了,你还想整事。”
  
  有时候匆匆开始又匆匆结束,整个过程金怡就说了一句话,“哎呀,能不能快点”,姜超觉得特没劲。
  贵阳好的治癫痫医院>   冷战开始是从床上开始的,渐渐发展到语言。
  
  婚姻里的恩爱,差不多就是你好好说话,我好好回答。金怡怀念从前两人晨昏颠倒的生活,那时候两人就盼着一天能说上话。哪怕是一句简单的,“明早吃啥”“今天出车拉了多少钱”,那对话都是爱啊。
  
  现在都是冷漠和心不在焉。金怡给他打电话,姜超也由原来的细心叮咛,“早点睡,不要等我”。变成了极不耐烦的“忙着呢,陪领导!”最开始金怡体谅他的不容易,在外面陪领导哪有都顺心的时候。
  
  直到语言演变成恶劣的人身攻击,“你天天在家里闲得长毛,就会问几点回家”,女人的直觉告诉他,姜超外面有人了。果然,不久,让她抓到了证据。
  
  5
  
  姜超觉得家里越来越没温暖。你看,跟吴总去会所认识的文萍多温柔。眼特亮,一喊姜主任特甜,跟唱歌似的。有了外面这个小火苗,烧得他更是在家坐不住了。
  
  可他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姜超有根底线勒着呢。那么难的情况人家金怡都跟咱了,不能忘本。
  
  晚上,姜超歪在沙发上睡觉,金怡上洗手间,听到了微信提示音,下意识地拿过他的手机,看到了:“赵兄托我帮你办点事。”金怡脸都白了,揪着姜超的耳朵把他从沙发上拎起来,说:“姓姜的,你给我解释下这条微信什么意思?”
  
  姜超睡得迷瞪的,看了一眼微信说:“你神经病啊,这不就是一条简单的微信吗?”
  
  金怡冷笑一声说:“跟我装傻是不?欺负我见识少是不?这微信我朋友圈有人转过,倒过来,就是十点半你帮我脱胸罩。行啊,十点半跟小姑娘开房去。”
  <许昌哪可以看癫痫br>   姜超傻眼了。他没想到这个文萍这么胆大,他这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承认跟小姑娘暧昧过,但那只限于心理活动。接下来,他怎么解释金怡都听不进去,不去那个会所了,手机换号了,都不行。
  
  那之后的两年时间里,金怡都在捉奸。似乎坐实不了姜超的婚外情就誓不罢休。姜超更不愿回家了。金怡也是身心疲惫,想了很久,给他电话,离婚。姜超想了想,说再给彼此一个月的时间。
  
  很多时候,姜超就开着车在街上转啊转啊,很多事情他都想不明白,怎么会把婚姻搞成这个样子。街灯一盏一盏亮着,他感到特别孤独。他没想过离开家。
  
  6
  
  又是夏季,路边的西瓜摊上,小贩们又开始大声地吆喝:“又大又甜的西瓜喽。”
  
  姜超买了个西瓜,将车开到商场门口。
  
  金怡将孩子送了托儿所,她又回到了商场。经过和姜超婚姻的搏杀,她明白了,女人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放弃自己。
  
  姜超把西瓜放到柜台上,西瓜上刻了几个字:记得那年的西瓜吗?
  
  姜超轻轻地拉了金怡的手一下,金怡没反抗。
  
  他说:“当年我说过,如果有钱,我要买一车西瓜,吃一半扔一半。现在我做到了,但是我不想失去跟我一起吃西瓜的人。我真的没有和文萍在一起。这婚姻你还愿意和我继续吗?”
  
  她望着那个刻字的西瓜,满眼都是泪。她点了点头。他揽她入怀,金怡想,只要他还在乎她,这婚姻就值得继续经营下去。12年的感情了,为什么不再努力一下一起走到终点呢?